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春走老山界

作者简介:

谭谈:

第六、七、八届中国作协副主席,湖南省文联主席。 现为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有《美仙湾》《山野情》《桥》等多部长篇及《罪过》《你留下一支什么歌》等中短篇小说集,8卷本、12卷本《谭谈文集》。中篇小说《山道弯弯》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文学自传《人生路弯弯》获全国第四届优秀青年读物奖。

微信图片_20210512161444.jpg

舜皇山里的老山界    摄影/谭谈

其实,只有到了四月,山野里的春色才最浓烈,最灿烂。春的表演才最癫狂!嫩绿的新叶,压在深绿的老叶上,此时全部张开了身姿,展示着它的魅力,使山色具有了鲜明的层次感了。各种各样的野花,张狂地绽放。把或浓或淡的芳香,洒满坡坡岭岭。整个山野,都沐浴在芳香里……

我们此行,是去拜会红军长征途中著名的老山界。

小车,在一个之字接一个之字的山间公路上奔驰。我的双眼,贪婪地向前张望,只见前面山头上的一棵棵大树,仿佛像一个个绿色的云团,浮动在天际。刚刚下过一场雨,山腰里升腾起一缕缕轻纱似的云雾。山头,在这一缕缕云雾里时隐时现,就像一个披着婚纱的新娘,娇态优美。

老山界,深藏在舜皇山里。

舜皇山,属越城岭中段北坡。越城岭是五岭之一。提到五岭,伟人那句“五岭逶迤腾细浪”的著名诗句就会涌上心来。舜皇山地处广西全州与湖南新宁、东安交界之处。总面积61平方公里。主峰海拔1882.4米。此山原名红云山。因每当旭日东升时,山顶红云翻滚,山涧瀑布有如丹霞升腾。深秋时节,满山红叶,一片灿烂。故名红云山。传说,此山一条修炼多年的孽龙得道后,做恶多端,残害百姓,荼毒生灵。轩辕黄帝的第九代后裔舜帝巡山到此,决心为民除妖。他得天神之助,浴血奋战,几经劫难,终于除去了孽龙。人们为纪念舜皇功德,将此山更名舜皇山。并在山顶建有舜皇宫。历史前行,朝代更迭。我们中华民族悠悠五千年历史里,有过多少帝皇啊!浩浩华夏大地上,又有多少名山胜地,而用帝皇命名的山,仅此一座。

我们的车,一路奔山而上,去追寻老山界。车前的山景,总是在雾帘里若隐若现,难得一睹它的真容。登到顶上时,老天终于开恩了,投来十几秒钟的阳光。我们欢呼雀跃起来。三座山峰,如三匹骏马,驰骋在天际。山峰之下,有几块相对平缓的坪地。人们便给予了它形象的名字,称之为上马坪、中马坪、下马坪……于是,便有了舜皇山有“三马九坪十八江”的说法。

微信图片_20210512161357.jpg

红军翻越过的老山界

我们的车,在一块平地上停下了。这里是紫花坪。立身于此,你可以目睹三座如骏马奔驰的山峰。而紫花坪,就是山间九坪之一。站在这里,放眼望去,远处浮在云雾里的三座山峰,似乎如骏马在天际间奔跑。而近处山崖上,一丛丛、一树树紫色的杜鹃花,正热烈地绽放着,璀璨一片。紫花坪,真是名符其实!沿着山谷,一条小溪,一路“叮咚”而下。几场春雨过后,窜动在小溪里的溪水更充沛了,溪水蹦跳着勇猛向前。遇到高崖,毫无惧色,一蹦而下,化身壮丽的瀑布;一遇巨石,委曲求全,绕道而行。它总是千方百计向前奔去,去探寻更广阔的世界……当地人告诉我,这山间,流动有56条小溪。水量充沛、成气候的就有十八条。所以有“十八江”之说。山东的溪,出山后注入湘江,而山西的溪,下山后就汇入资江了。最后,统统走进洞庭、长江、大海,达到了它们终极的目标。

终于,一块巨石立在我们面前。几个威严的大字,赫然入目:老山界。这是今年老山界入选湖南“潇湘红八景”之后,红军总司令朱德之孙朱和平将军亲手所书。这块碑石告诉我们,这里是1934年11月,红军长征时,经过惨烈的湘江之战后,翻越的第一座大山。当年翻越这座山的陆定一,记下了这段难忘的经历。于是,一篇美文进入了共和国的中小学课本,激励着一代一代国人在人生的道路上奋勇前行。为纪念革命先辈,为宣传红军精神,傍着这座山的东安、新宁、城步,都立碑标示。三地,都立有老山界的碑石。人们在想:哪里,才是真正的老山界?这座山很大,老山界也很大。当年,中央军委两个纵队和红五、红八、红十二军团从桂军白崇禧开放的西线进入湘桂边境的新宁县,走进舜皇山,翻越老山界,到达广西资源县油榨坪集结。红军穿山而过。陆老到底描绘的是哪一段?这并不重要了。所以,应该说,三块碑石标示的,都是真的。

在这里,不时看到有一队队游人,艰难地攀沿在这条山道,追寻当年红军的足迹。

我站在这块碑前,望着山间荆棘丛生的小道,陷入了沉思。当年,红军战士一路走去,走过二万五千里,经历了多少如湘江激战般惨烈的战斗,多少鲜活的生命,倒在这条路上啊!共和国,就是从一块块革命根据地上,就是从一场一场和反动派的搏斗中,站立起来的。是先辈们用生命换来的啊!享受今天幸福生活的我辈,要永志不忘!

这时,又一队着蓝色红军服的人,站在这块刻有老山界的巨石碑前宣誓。一个个神情庄重。他们是长沙邵阳商会的一批成功的商人。在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年到来的前夕,集结到一起,走进老山界,跋涉红军长征路。立誓学习红军精神,为民族复兴贡献自己的力量。每天每天,这块碑前,这条路上,总有人在追寻红军的足迹。他们中,有工人,有农民,有学生,有老者,更有青年……红军自有后来人啊!

如今,有一个汉子,又走进了这座山,他沿着当年红军的足迹,要与居住在大山深处的山民手拉手,和这家家户户的村民抱成一团,领着他们走一条新时代全民奔小康的长征之路。他要把散落在山谷深处的山货——野茶带出山去,送进都市里家家户户的厅堂。

他和我们一道,沿着这条傍着小溪的古道踏步而下。沿溪两岸,一丛丛野生茶树,正冒出新芽。我忍不住摘下几丛,往嘴里咀嚼。开始,有一股苦涩味,而嚼着嚼着,竟有丝丝的甜味出来了。清冽的山溪水,就在脚下撒娇似的流动,我躬下身去,用手捧着山泉水,和着嚼碎的野茶,吞下肚去,味道特别极了。

采茶姑娘

老山界山溪

时代发展到了今天,现代文明进入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化肥、农药,帮助人们提高了土地的产量,然而,却又失了物件的本真。许多野性的东西丧失了,物的本真就没有了。近年间,都市里的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纷纷走进最偏僻、最原始的乡村,追求生活的原生态。深藏在这山谷小溪边的野茶,品相肯定不如生在人工培植的茶园里的茶亮眼。然而,它们远离现代文明,根须扎在山泉水边,汲着微量元素丰富的山泉水。枝叶长在云雾中,收纳极鲜极净的空气。经人们检测,这山谷溪边空气里的负氧离子,每立方厘米达一万四千多。而都市里环境最好的公园,也只有几百个。想想,在这样的环境里生长的品相不亮眼的野茶,内在品质比那些在人工茶园生长的品相漂亮的家茶不知好到哪里去了。

品质如此上乘的东西,这么些年来,藏在深山人未识。守着这些宝贝的山民,依然没有摆脱贫困。唐爱民这个从这座大山脚下走出去的山民之子,放弃他在美国已有相当规模的事业,毅然回到家乡,寻找帮助乡亲走出贫困的道路。经过他和当地有关部门几年的勘测,散生在舜皇山海拔600米至1000米涧谷间的野生茶竟达15200亩之多。他不进行任何人工干预,只组织当地村民采摘,又聘来农大的茶业专家,指导加工,生产出了兰花芳香的野生红茶、白茶和黑茶。这种香型独特,品质极佳的野生茶一面世,就受到了消费者欢迎。在多次专业评奖中,捧回了金奖、银奖的奖杯……眼下正是野茶开摘的时节,一条条溪涧旁的野茶林里,山民们正在采摘两叶一针的嫩茶芽。坡头岭上一栋栋农舍里,都推放着刚采摘回来的散发着清香的新茶。山民们一担一担地在山中采到野茶叶,送往舜皇茶庄。沉睡在大山里的野茶林,如今成了山民的取款机。

踏春舜皇山,追寻老山界,探访采茶人,心中不由得发出由衷的感叹:老山界人正奔走在乡村振兴的新长征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