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 全国侨界十杰” 吴孟超院士

bab95ec3feb571a627a6beb0846a7ec1.jpg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原第二军医大学副校长吴孟超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5月22日13时02分在上海逝世,享年99岁。

缅怀!

“现在看来,回国,学医,参军,入党,这四条路的正确选择才让我能真正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所以,我庆幸自己的选择,也永远感激党和国家,感谢部队这个大家庭对我的教育培养。”

吴孟超,1922年8月出生于福建省闽清县云龙乡后垅村,5岁时和弟弟跟随母亲到马来西亚投奔父亲,18岁毅然回国,立志从医报国。

吴孟超是中国肝胆外科创始人,从医70多年,97岁高龄光荣退休。他被誉为“中国肝胆外科之父”,1988年以来,他先后获得“全国优秀归侨侨眷知识分子”、“全国侨界十杰”等光荣称号。

游子恋故土,志士爱祖国。几经颠簸求真理,找到党就找到了母亲。

——吴孟超说

1922年夏天,吴孟超出生在福建闽清的小山村里。五岁的吴孟超随母亲移居马来西亚,初中毕业后,他放弃学做生意的机会回国抗日,年轻的吴孟超深深懂得:“国家不强盛,咱们的腰杆就不硬。”1943年秋天,吴孟超考取了德国人创办的同济医学院,成为“中国外科之父”裘法祖的学生,想当一名像裘法祖那样的外科医生。那年8月,上海华东军区人民医学院(第二军医大学前身)在社会上公开招聘医生,前去应聘的吴孟超以他的自信和真诚打动了主考官。从此,吴孟超走上了医学报国之路。1956年,外国的一个肝脏外科专家访问中国时断言:中国的肝脏外科水平要达到世界水平,至少要二三十年的时间。国家荣誉高于一切,吴孟超带领他的肝脏外科团队,仅用七年时间,从无到有,不断创新,实现了我国肝脏外科理论基础研究和临床治疗的重大突破。


天使护人民,大医佑苍生。既有悬壶济世的仁心厚德,又有游刃肝胆的妙手神功。

——吴孟超说

自从选择了肝脏外科作为自己的事业,吴孟超就与肝脏结下了不解之缘。肝脏是人体的“营养库”和“化工厂”,由于肝脏血管极其丰富,解剖极其复杂,一直被视作外科手术的禁区。在我国,肝脏外科直到20世纪50年代初还是一片空白。吴孟超勇于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不怕风险、敢于挑战,在肝脏手术“禁区”中,用神奇的双手挽救了数以万计病人的生命。吴孟超说,“我看重的不是创造奇迹,而是救治生命。医生要用自己的责任心,帮助一个个病人度过难关。”

吴孟超完成第一例肝脏手术


吴孟超医术高超,来找他切除一个肝脏肿瘤的手术费、治疗费等,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他总是想方设法减轻患者负担,他千方百计为患者“省钱”。每次手术缝合,他都是用手用线。他说:“我们要多用脑和手为患者服务,器械用一次,‘咔嚓’一声1000多块,我吴孟超用手缝线,分文不要。”

生命有尽头,奋斗无止境。如斗士永远不知疲倦,似战士保持冲锋姿势。

——吴孟超说

2018年,96岁的吴孟超,依然坚持每周至少完成三台手术,并且是比较复杂的手术。“我自己身体还可以,而且主要是为了带教年轻人,培养年轻医生。”

从医70多年,吴孟超自主创新30多项重大医学成果,创建我国肝脏外科论基础,主刀完成包括我国第一台中肝叶切除术在内的一万六千多台重大肝脏手术,使我国肝脏疾病的诊断准确率、手术成功率和术后存活率均达世界领先水平,肝癌患者术后最长存活已达45年。如今全国肝胆外科的专家和医生中,八成以上都是他的学生。

(本文源自中国侨联,综合自上海市侨联、央视军事、文汇报等。)

相关链接


敬的王主任,各位领导:

大家好!

今天,海军党委在这为廖院士和我召开院士退休座谈会,让我既激动不安,又骄傲自豪。此时此刻,请允许我衷心感谢海军党委、感谢沈司令秦政委,感谢王主任和海军机关各位领导。也衷心感谢第二军医大学,海军军医大学历届党委和领导,感谢朱政委孙校长。感谢原总后勤部党委和首长,感谢训练管理部党委和首长,正是你们这么多年的培养指导、关心爱护和支持帮助,激励我在医生和老师这个普通岗位上攻坚克难,努力进取,不断创新,做了一个普通医生和人民教师应该做的工作,让我的人生非常充实。所以我要真诚地说一句:谢谢大家(敬礼)!

我1940年从马来西亚回国,1949年同济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第二军医大学工作,至今已经70整年。现在看来,回国,学医,参军,入党,这四条路的正确选择才让我能真正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所以,我庆幸自己的选择,也永远感激党和国家,感谢部队这个大家庭对我的教育培养。

从医70多年,从五叶四段理论到间歇性肝门阻断切肝术,从第一例肝癌手术到世界第一例中肝叶手术,从肝癌切除手术年龄最小到术后存活时间最长,从当初的肝胆外科三人小组到今天世界最大的肝胆外科专科医院和国家肝癌科学中心,我培养研究生260多名,主刀和参与救治了近一万六千个肝胆疾病病人,履行了一个老师和医生的职责。

为此,我要感谢我的同事、学生和病人,没有大家的支持帮助,没有病人的信任配合,我是不可能做好这么多工作、取得这么大成绩的。谢谢大家!

院士退休制是党中央习主席站在国家科学发展大局上的英明决策,是院士制度改革的重要举措,是党中央习主席对我们院士队伍的亲切关怀,我个人坚决支持坚决拥护坚决服从。

虽然退休了,但只要组织需要,只要病人需要,我随时可以进入战位,投入战斗!我觉得我身体还可以,所以我有信心,也有决心。我是党的人,有63年党龄,我也是部队的人,也有63年军龄,党和部队培养我这么多年,其它的不敢说,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号令意识早就融进我的生命里了,所以说,无论进退,不管去留,坚决听党的号令,坚决听部队的命令。

我的发言完了,再次感谢大家(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