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时·刻

“滴嗒,滴嗒”,手表的指针又指向2点了,又是一个没有定上机票的夜晚。已经四月份了,国航南航东航的机票我一张都没定上,我那时候只想回国。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离开了,父母因为身体原因那段时间一直在中国。拿起手机看了下今天的新病例,仍然持续在上升。打开微信,回复了跟父母的微信留言。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祈祷今天也将会是美好的一天吧。这个时候,姑父说商会资助医院的防护用品到了,将会很快送到医院那里。从开始讨论捐赠开始,我就看到商会的叔叔、阿姨们三天一小会,五天一大会商讨,从防护用品的订购,到如何空运过来。为了确保防护用品符合医院的需求,在此期间,大家都在反复寻找,希望找到合适有资质的生产商。然而,这时的疫情状况已经变得严重,几乎是全球的感染都在蔓延,所以,能找到合适、符合要求的生产防护用品的工厂是非常关键的一步。期间,大家进行了多次商谈,联系,沟通后,防护用品、呼吸机等最终顺顺利利地从中国运送到了医院。看到姑父手机里大家齐心协力搬东西的照片,和最后大家满是笑容的合照,内心千言万语的自豪真的难以表达。

天遂人愿,没过多久,我便成功订到了一张6月16日的机票,虽然经历过三退三定,但是我相信,只要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结果往往是美好的。可惜的是,我的快乐一直持续到6月的第一天,布鲁塞尔航空决定再次取消复飞。我短短的第一程的飞机再次迎来了取消。快乐就是离开得这么突然,但是在快乐离开我的第一个小时后,我突然想起了国航哥本哈根线之前有中国人集体包机去哥本哈根的,只为回国的事情。那一瞬间,我又重新燃起了斗志,本着坚决不放弃的心态,我找到组织了!有一个曼彻斯特大学的学长在自发组织包机,回忆到这里,真的不禁感叹社交网络的发达与速度。

大多数参与包机的都是相互不认识的陌生人,有来自伦敦,有来自爱丁堡,利兹,曼城,格拉斯哥等。神奇的社交网络让我们相遇于此,此刻的我们是一体的,团结互助的,身为中国人的自豪,让我们能毫无保留相信对方。其中,可能是因为我多次被退票,也可能是我之前的请求包机小广告发布的有点频繁,负责此次的学长小哥哥信任地把咨询前序事宜交给了我,整个艰难回国的过程,大家相互之间的信任,让我更有自信去办好这件事。这次的艰难回国之路,简直就像《西游记》中唐僧和徒弟们所遇的九九八十一难,最终才有了圆满结局。突然让我想起了那首歌“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此次所遇之人,所经之事,估计都会在此生中留下深刻的记忆与回忆,但不希望再有这样的困境再次发生了,我们人类真的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得以健康、平安地和家人团聚。

随后,我们成功地坐上了包机,顺利地到达了布鲁塞尔机场。到达布鲁塞尔机场后,我感觉我整个人都是放松下来了,但是同时也是异常紧张兴奋的,因为我看见了写着“海南航空”的飞机。在我快半眯半睡的时候,远方“噗、嗤、噗、嗤”传来拉杆箱拖动的声音,我努力睁大没带眼镜的眼睛,虽然模糊,但最吸引我眼球的,是机组人员防护服最中间印刷的四个显眼的汉字“欢迎回家”,这一刻真的在心里放松下来,离家也不远了。

北京时间6点,终于抵达分流机场——西安咸阳机场。填完表格领号下飞机,贴心的机场人员让带小孩子的人员先下去,紧接着做测试,再填表,一切尘埃落定后,我们在大厅等待接驳车。那个时候的我已经饥肠辘辘了。这时,机场管理人员拿着麦克风声音浑厚地说:现在有早饭提供,有需要的过来领取。那声音恍如天籁。粥,汉堡,小菜进入我肠胃的瞬间,我感觉到了我的肚子,仿佛在跳我外婆最喜欢的那个广场舞“最炫民族风”。

在我离开咸阳机场去隔离酒店时已经是中午了。每个领着我们走的工作人员都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护目镜,当我穿过防护服时,我才知道穿上它有多热,况且在这样炎炎烈日之下,而他们一穿就是一整天,在他们帮我提起行李箱的一瞬间,我看到了透明面罩下、口罩上,他们密密麻麻的汗水。我真心觉得他们的付出很伟大,就像人们常说的“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我会更加珍惜生命的,这段时间里祖国给我的支持我将永远刻在心上。感谢你们,你们辛苦了!

(指导教师:涂燕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