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建党前夕工人阶级的觉醒

五四运动后,具有共产主义先进世界观的知识分子们,看到了工人阶级的伟大力量,决心到工人中去,和工人运动结合,从而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及其与工人运动的结合,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准备了条件。


五四运动的爆发,我国工人阶级开始觉醒

北京是我国历史名城、几朝古都,又是一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城市,中华民族的人文积淀深广而丰富。20世纪初,许多寻找救国救民真理的革命先行者都在北京留下了足迹,他们在这里吸取新的知识,探索救国道路,做唤起民众的工作。

1911年辛亥革命前后,在产业工人中不断发生为增加工资、改善待遇而进行的有组织的罢工斗争。但真正成立统一的领导工人阶级斗争的工人组织,则是在五四运动之后,即进入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以后。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借口对德宣战,攻占青岛和胶济铁路全线,控制了山东省,夺取德国在山东强占的各种权益。1918年,法华教育会在长辛店设立留法预备班,招收学员学习法文,并在长辛店机厂学习技术,为赴法勤工俭学作准备。这年11月,毛泽东第一次来到长辛店,了解留法预备班学员的情况,参观了工厂,与老工人亲切交谈。他希望预备班的青年学生要与老工人多接触,多联络,注意在工人中开展活动。学员们的进步思想和爱国倾向在长辛店铁路工人中产生了很大影响。

1919年1月18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在巴黎召开“和平会议”。北京政府和广州军政府联合组成中国代表团,以战胜国身份参加“和会”,提出取消列强在华的各项特权,取消日本帝国主义与袁世凯订立的“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归还大战期间日本从德国手中夺去的山东各项权益等要求。巴黎和会不但拒绝中国的要求,而且在对德和约上明文规定,把德国在山东的特权全部转让给日本。北洋政府欲在和约上签字的消息传出后,激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长辛店铁路工人和留法预备班学员更是群情激愤,强烈反对出席巴黎和会的中国代表在和约上签字。最终激起北京青年的五四爱国运动。

1919年5月4日,长辛店留法预备班的学员和长辛店机厂艺员养成所、车务见习所的学员到北京城内,在天安门前参加了反帝爱国大会,抗议巴黎和会侵犯中国主权。会后,与会者分几路举行示威游行。其中一路去东城赵家楼,放火烧了交通总长曹汝霖的住宅,又把亲日派章宗祥(驻日公使)痛打一顿。还有一路去东交民巷,包围了日本领事馆。5月7日,在爱国热情的激励下,长辛店机厂的部分工人举行罢工,并与留法预备班、艺员养成所、车务见习所的学员们包围了副厂长刘家骥住宅。刘家骥是曹汝霖的女婿,工人们称他是“卖国女婿”。火烧赵家楼之后,刘家骥咒骂爱国工人、学生是“害群之马”,扬言要开除参加运动的工人。当罢工工人和学生们拿着钳子、大锤,抬着煤油炉直奔刘宅的时候,刘家骥闻讯而逃。

01.jpg

北京工人的觉醒与爱国行动

随着五四运动高潮的掀起,北京出现了一些救国团体。长辛店铁路工人踊跃参加了名为“救国十人团”的爱国组织,以抵制日货和储金救国为宗旨。他们和学生一道,到车间向工人宣传,到车站向旅客宣传,到近郊向农民宣传,使长辛店的“救国十人团”迅速发展,团员达500余人。

1919年6月3日,上海爆发商人罢市、工人罢工运动,随后南京、汉口、济南、天津等地也都相继出现罢市、罢工运动。北京长辛店的工人也起而响应。工人积极分子史文彬、张珍等带领工人和学生走上长辛店街头,高呼“保我主权”、“内惩国贼”等爱国口号。长辛店各界分别成立了救国会,筹款两万余元,作为铁路工人的罢工经费。6月9日下午,长辛店工人宣布次日举行全体罢工。6月10日,在包括长辛店工人在内的全国各界同胞的强大压力下,当局宣告罢免了亲日派官僚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的职务。在长辛店机厂工人奋起斗争的同时,南口地区的工人也行动起来。据当时报载,“每次演讲,南口铁路工厂之争先恐后空室而来,互相勉励不为日人做工,永不购仇货。”

那时,在北京的水夫、粪夫等大部分为山东人,他们更不堪自己的家乡任人宰割,也在广安门外集会,反对丧权辱国的巴黎和约。

1919年6月28日,中国代表终于没有出席巴黎和会的和约签字仪式。五四运动的直接目标得以实现。

五四运动后,具有共产主义先进世界观的知识分子们,看到了工人阶级的伟大力量,决心到工人中去,和工人运动结合。

我国早期工运领导人邓中夏在其遗著《中国职工运动简史》中说:“中国工人阶级的政治罢工开始于这一次六三罢工,后来中国工人阶级能发展自己阶级的独立力量显然与此次罢工有很大的影响。”

北京工人的觉醒与爱国行为.jpg

北京工人的觉醒与爱国行动

已故著名政治活动家许德珩先生在1951年《九三社讯》第3期发表《五四运动在北京》一文认为:“六三”以后,知识分子的学生运动,便与工人阶级结合起来了。这一结合,五四运动的意义就与以前不同了,它指示了政治运动的路线,增加了运动的力量,同时也使工人阶级觉悟了。以前,反帝爱国运动只限于知识分子群,现在扩大到了工人、商人、学生中。成为各阶层共同的任务,结成各阶层的统一战线了。所以,五四运动到了“六三罢市”,接着工人罢工以后,军阀统治阶级就不能不接受惩办卖国贼的要求,来罢免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的职务了。强盗分赃的巴黎和会的和约,在这样情形之下,中国的代表也不敢签字。6月16日,全国学生联合会成立,推举了全国学联理事会负责人。五四运动到了此时,形式上是发展到最高阶段,走向结束之路,而实质上是导入了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新的革命阶段。

五四运动是1919年5月4日在北京爆发的中国人民彻底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爱国运动。五四运动是中国革命史上划时代的事件,是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转折点。

五四运动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及其与工人运动的结合,从而在思想上和干部上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准备了条件。


“共产党小组”成立后,我国工人阶级开始追求光明

1920年3月,李大钊、邓中夏、高君宇等革命先驱在北京大学发起组织了“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会”,为建立党组织作思想上、干部上的准备。这是国内最早的一个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团体。最初参加研究会的有19人,其中一些会员后来成为共产党的早期党员和著名的工人运动领导人,如邓中夏、何孟雄、朱务善等。长辛店铁路工人史文彬、王俊也曾在这里学习马克思主义思想。

1920年5月1日,经过五四运动洗礼的北京工人阶级在马克思主义思想影响下,开始把自己的使命与国际工人运动联结在一起,在北京的历史上第一次举行了大规模的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活动,这次活动被称为“北京上空飘扬的初次的赤旗”。为了使纪念活动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当时的《新青年》杂志、《北京大学学生周刊》、《北京晨报》等报刊出版了“纪念国际劳动节专号”,发表各界人士的题词和文章,宣传“劳工神圣”。

“五一节”当天的上午9时,在李大钊组织下,北京大学召开了工友、学生500余人参加的纪念大会。李大钊在会上发表演说,宣传8小时工作制,盛赞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后所取得的成就。大会提出:“把世界人人纪念的五一节,当作我们一盏引路的明灯,我们本着劳工神圣的信条,跟着这个明灯走,向光明的地方去。”

北京高师、北师、法政、北大、中大等院校的学生纷纷走上街头,散发《五一历史》等各种传单,并沿途演讲。在长辛店,工人、学生把红红绿绿的标语贴到街巷店铺的醒目之处,两个学生还把标语贴到南下的列车车厢内,一直随车到了保定。

1920年10月,北京共产主义早期组织“共产党小组”成立后,为了更好地在京汉铁路工人运动中开展工作,使工人运动的领导权牢牢掌握在工人阶级先进分子手中,邓中夏等在长辛店筹办劳动补习学校的过程中,便介绍思想进步、工作积极的工人骨干史文彬加入共产党小组,成为长辛店最早加入党组织的工人党员。

1921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同年10月份,长辛店建立了党小组。1922年8月,长辛店建立了党支部,这也是京汉铁路的第一个党的基层组织。长辛店党支部成立后,长辛店的工人运动便在中共北京党组织和劳动组合书记部的直接领导下开展起来,并成为北方铁路工运的摇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