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陈为人与工人运动

《北京工人》杂志首任主编陈为人.jpg

《北京工人》杂志首任主编陈为人

1925年6月15日,一位面容清瘦的学生打扮的青年人手提一个简单的行李包,步履稳健地来到了北京大学李大钊先生的住所。

李大钊见到他异常兴奋地忙问:“出版了吗?”

“出了,已通过东城、南城、西城的工人俱乐部发到了工人手中,工人们争相抢阅啊!”

这青年人打开行李箱,取出一份出版的第一期《北京工人》杂志请李大钊指教。

李大钊一个劲地夸赞:“办得好!文章很有穿透力。”李大钊对眼前的这位心爱的同志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能再次得到李大钊的教导和肯定,这位青年感到非常兴奋和激动。

这位清瘦的学生打扮的青年人就是我党早期工人运动领导人陈为人。

翻开北京市工人报刊的发展历史,我们不能不提到创刊于1925年6月15日的《北京工人》杂志,而这份在中国工人报刊历史上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杂志,就是在李大钊、赵世炎等革命先驱的倡导下,由我党早期工人运动领导人、革命烈士陈为人创办的。

在中国共产党即将迎来建党100周年之际,我们一起追叙陈为人从事工人运动,及创办《北京工人》杂志的一些往事……


跟随李大钊,

开展工运活动

陈为人,原名陈尉英,又名陈洪涛、陈涛,曾化名老韩、张明、张敏、张道立、张道惠、张惠生。1899年9月,出生于湖南省江华县沱江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18年,考入湖南衡阳省立第三师范学习,五四运动时期,他成为湘南学联主要成员之一。

当北京五四爱国运动的消息传到湖南,顿时,长沙、衡阳学生群情激愤、奔走相告、秘密联络。1919年5月9日,正在衡阳省立第三师范学习的陈为人和同学蒋先云、贺恕、韦汉、刘通著、黄静源等“学友互助会”成员,不顾政府当局的恐吓,走出校门,联络湖南省立第三中学、湖南省立第三女子师范、湖南私立成章中学、湖南私立道南中学等校的爱国学生集会游行、演讲,开展起反帝反封建军阀运动,以声援北京爱国学生。不久,他便被选为湖南学生联合会代表,担任交际联络工作。在学联,陈为人协助蒋先云、夏明翰等负责人,组织衡阳游行示威和抵制、销毁日货的活动。随后,陈为人同肖明、蒋先云、夏明翰等因积极投入反对张敬尧及其余孽的斗争,而被反动当局开除了学籍。

1919年5月中旬,北京学生联合会派往湖南的代表邓中夏来到长沙。毛泽东就组织湖南学生联合会,与邓中夏进行了周密的商讨。其时,陈为人、蒋先云、夏明翰等都因被学校开除来长沙省教育会请愿,并以衡阳学界代表的身份与省城学界共谋成立湖南学生联合会。陈为人、蒋先云、夏明翰和岳云中学学生会代表李启汉一起会晤了邓中夏。邓中夏对同乡学联代表给予了鼓励,并热情接受了蒋先云、夏明翰等代表的邀请,赴衡阳省立第三师范等校指导工作。不久,陈为人在邓中夏的介绍和帮助下,乘北上火车到达北京,受到李大钊、陈独秀和杨昌济的热情接待,并立即投入到了陈独秀、李大钊领导的各项活动和斗争中。从此,陈为人便以湖南学界驻京联络员和北京大学旁听生身份,同邓中夏、何孟雄等在李大钊、陈独秀直接指导下,参加了北京城沿街大讲演的宣传活动,及其后来清查日货的反帝爱国运动。

1919年6月上旬,陈为人跟随李大钊、陈独秀到郊区、到工人群众中开展宣传活动。

他随同邓中夏等以互助学习、共同生活和亲身劳动为宗旨,依据不同的爱好和学习专业,成立了许多不同学科的研究小组,阅读有关马克思的学说及其他社会新思潮的著作,还参加过开办国货商店的商业救国运动,试行空想社会主义的工读互助团。

1920年春,在邓中夏的鼓励和帮助下,他满腔热情地来到上海,一面学习,一面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去从事革命活动。在李启汉介绍下,陈为人参加了上海共产主义小组领导下的各项活动和斗争。不久,他与李启汉、张太雷、罗亦农、刘少奇、许之桢等一起筹备组织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并成为第一批团员。为了培养干部,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决定选送一批青年赴苏联学习,在法租界霞飞路新渔阳里6号创办起外国语学社。陈为人与刘少奇、任弼时、李启汉、萧劲光、罗亦农等20余人,在这里学习俄语和有关无产阶级革命的常识。经过七八个月的学习和准备,1920年冬,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决定陈为人一人先行去苏联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

1921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成立,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中国班也开始建立了党的组织。陈为人与刘少奇、彭述之、罗亦农、卜士奇等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员成为首批转党成员,组成了中国共产党旅俄支部。在东方大学中国班短训近一年后的1921年冬,陈为人奉调从苏联回国,被派往北京铁路工会工作,并担任中共北方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负责在铁路工人中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组织、开展工人运动等工作。

1922年4月的直奉战争之前,京汉、京浦、正太、京绥、京奉等北方几条铁路干线乃至整个铁路系统,均被以梁士诒为首的交通系所控制。交通系依靠奉系军阀张作霖的支持组织内阁,总理梁士诒、交通总长叶恭绰等是当时直接统治和压迫铁路工人的反动政治势力。为了迅速将北方铁路系统的工人运动开展起来,李大钊派陈为人先后到天津、唐山、绥远、奉天、郑州、汉口等地进行考察。集中力量把始发站党团建设工作做好,再以此为基础把工作伸展到全线。他先后在北京西直门站、前门站、前门西站以及永定门站建立起党团的基层组织,培养了一批重要骨干,从而为北方三条铁路线党团的工作奠定了基础。

根据中共北方党组织的安排,陈为人和安体诚到京奉铁路工作,重点是指导山海关的工人运动。在长辛店工人的影响下,山海关工人迫切要求成立工人俱乐部。后来,陈为人主要是在正太铁路开展活动,他和张昆弟一起在石家庄总机厂通过工人积极分子孙云鹏作串联发动工作,从总厂到所属各小厂,先组织秘密的工人小组,再召开有90多名工人代表参加的大会,正式成立了正太铁路第一个工会。接着,在同乐戏院召开工人大会,正式成立了正太铁路总工会,发表了正太铁路总工会宣言。

1922年8月,在邓中夏的领导下,长辛店铁路工人取得了“八月罢工”的胜利,改善了全路工人的处境和待遇,显示了团结斗争的威力。1922年冬,又爆发了京奉铁路沿线年关大罢工。陈为人积极在京奉铁路沿线去开展建党、建团和建立工人俱乐部的活动,向工人群众进行革命宣传,团结和发展进步力量,参与组织罢免最坏的工头工作。

1923年,震惊中外的“二七大罢工”爆发。包括北平铁路工人在内的京汉沿线各站工人团结一心,英勇奋斗,写下了可歌可泣的悲壮一页。

1922年7月,陈为人被选为党的二大代表。同年9月,陈为人以中共中央特派员身份到济南,协助王尽美、邓恩铭等在山东建立党的组织和发展党员工作。1922年8月16日, 在陈为人协助下,中共济南地方支部书记王尽美发展贾乃甫等4人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员,王尽美也在这一天入团。9月,邓恩铭等7人先后入团。9月16日,在陈为人的指导下,济南地方团执行委员会成立。9月24日 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山东支部、 济南印刷工人同志会、济南纺织工人会联合通电,声援粤汉铁路工人罢工斗争。

1923年3月,陈为人受中共北京区执委的派遣,同李震瀛一起来到哈尔滨筹备建党建团工作。在哈尔滨,他以《晨光报》记者身份为掩护,宣传革命思想,开展革命活动。7月,建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哈尔滨支部,之后,又先后建立哈尔滨通讯社和青年学院,10月,建立了中共哈尔滨组,他和李震瀛在哈尔滨的革命活动引起反动当局的注意,1923年底,党组织让他离开哈尔滨,到中共上海区委执行委员会从事工人运动工作。

1924年1月初,陈为人来到上海。他深入工厂参加劳动,与工友谈心,启发工人提高觉悟。他将理论与实际工作结合起来,为《向导》、《中国青年》、《青年工人》写下数篇有号召力的文章。1月24日,他参加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召开的“二七”纪念特别会。3月12日,陈为人以新闻记者和从事国民运动的公开身份,到《向导》周报编辑部工作,主要为《向导》撰稿,并担任部分的编辑和编务工作。

中央档案馆鲍春的唯一杂志.jpg

中央档案馆收藏的唯一一本《北京工人》第9期杂志

同年12月,党组织又派他到北京任中共北方区委执行委员会组织部长兼职工委员会书记,主要协助李大钊领导整个北方区的工人斗争。

在北京,陈为人根据国民党右派在北京妄图成立由他们一手控制的“工界联合会”,以对抗和破坏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工人运动现状,1925年春天,他组织领导了北京市1800名印刷工人举行了前所未有的大罢工,迫使全城27家报馆停止出报多日。这次大罢工显示了北京的工人阶级在党的领导下觉悟起来的巨大力量。

为进一步发挥媒体的宣传作用,发动和组织工人、指导工人斗争,在李大钊、赵世炎等亲自倡导下,积极筹划新的工人刊物——《北京工人》杂志的创办工作。


主办报刊,发动工人运动

1925年6月15日,由中共北方党组织主办、陈为人任主编的《北京工人》杂志创刊。

这是一份周刊杂志,竖排,32开本,零售价铜圆二枚,全年定价大洋三角。当时,“五卅”运动的浪潮汹涌澎湃,李大钊主持下的北方党组织抓住有利时机,发动工人群众建立自己的工会组织。以印刷工人为主体的“工人雪耻会”公开成立,东城、西城、南城的工人俱乐部纷纷组成,印刷、纺织等行业都建立了工会组织。陈为人主编的《北京工人》杂志,忠实地履行党所赋予的职责,真实地报道北京工人运动的消息和反映工人群众的呼声,猛烈鞭挞和揭露工贼的丑恶面目。

从中央档案馆收藏的唯一的一本《北京工人》杂志第9期上,可以读到那些锋芒犀利的文字。这一期刊物共16页,报道了“五卅”惨案发生后,北京机器工人从奋起建立工会小组到建立行业工会的全过程;为机器工人俱乐部的成立发表了《社评》,称这是“工友们不甘于受压迫的待遇,要求解放的表示。”文章指出:“咱们的俱乐部,不是一块招牌,乃是一个为工友大家谋幸福的团体。俱乐部成立以后,必定实心实意地替大家办事。”《社评》最后指出了机器工人俱乐部的发展方向,即“要联络各业工友,要与全国工友联合,慢慢地要与世界上的工友联合”,首先要“与印刷工人联合,组织北京总工会,再加入中华全国总工会”。还有《力争工会条例》、《匪类——江亢虎要复辟》、《本京工界办会的黑幕》、《一个被压迫的工人(续第八期)》、《劳动新闻》等。《北京工人》受到工人的热烈欢迎。

陈为人充分利用当时工人觉醒、工人运动风起云涌的有利于革命的形势,动员曾参加过“二七大罢工”的京汉铁路印刷工人刘鉴堂和工人骨干林维翰等,在东琉璃厂太平巷一号组织起工人俱乐部,并相继按行业成立了印刷、人力、搬运、五金、机械等产业工会,随后,他们将部址迁往南池子内小苏州胡同五号,陆续接受电灯公司、自来水公司、财政部印刷局、电话局等工会的加入。随着各产业工会的纷纷建立和加入工厂俱乐部,成立北京市总工会,加强对各工会组织领导的条件日益成熟。

随后,陈为人深入工人、学生当中进行宣传发动。在琉璃厂高级师范学院,他针对研究系、交通系和国民党右派对共产党的污蔑,作深入细致的发动工作,使广大师生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不断地去推进民族革命运动;只有共产党才是我们真正的领导者。陈为人还列举了共产党中的著名人物,他们除了天天过那种艰苦奋斗的生活外,没有一个人做军阀和帝国主义者的走狗,没有一个人做出卖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勾当。

在陈为人等人的努力下,宣传发动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广大工人、学生和市民的革命热情空前高涨。

1925年11月,陈为人领导发起的北京顺义抗捐斗争取得胜利后,受到极大的鼓舞,他抓住有利时机,满怀激情地投入到组织农会的工作中去。他以大杏落村为中心,不断扩大农民协会组织,到12月巳发展会员1000多人,农民的觉悟日益提高,农民运动的迅速发展,成立县农会的条件逐渐成熟起来。很快,各村纷纷成立了农民协会,会员队伍迅猛壮大。然而,就在顺义县农民协会即将成立时,陈为人被反动军警逮捕了。后来,在共产党组织的营救下宣告无罪开释。陈为人等领导的顺义县农民运动,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为了推翻以段祺瑞为首的军阀政府,结束军阀统治的局面,中共北方区党委利用军阀之间的矛盾,计划借助于冯玉祥部属有爱国心的官兵,发动组织建立国民政府为目标的暴动,当时人们称这次暴动为“首都革命”

陈为人参加了“首都革命”行动委员会指挥部,主要负责工人队伍的发动和组织。

在指挥部统一部署下,工人、学生和市民连续在神武门、天安门等地举行国民大会。会场高挂着“打倒军阀政府”、“建立国民政府!”的巨幅对联。大会通过了解除段祺瑞政权等七项决议。会后,在李大钊引导下,陈为人、赵世炎等带领各方面队伍,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烧毁《晨报》馆,砸了警察局牌子。这次行动因国民党右派告密破坏,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但它显示了革命群众的力量,给反动军阀政府以沉重的打击。

据史料记载,“工人同志会”、“工人俱乐部”等工会组织的成立及所开展的活动,使得成立北京总工会的条件日益成熟。有资料介绍,“北京总工会”名称第一次在社会上出现是1925年10月25日。中共沈阳市委党史研究室《工作在李大钊身边人》一文介绍,1926年1月1日,北京市总工会宣告正式成立。这一天,数千名工人像过节一样喜气洋洋地聚集在北大三院门前,庆祝自己的组织成立。在一个临时搭起的简易讲台上,陈为人精神振奋,大声宣读了自己起草的《对时局的宣言》,表达了北京工人的政治主张和对国事的热切关注。

1926年3月12日,日本帝国主义借口“大沽口事件”向中国政府提出抗议,并纠合英、美、德、意、荷、比、西等国公使向中国政府发出最后通牒,限48小时答复。与此同时,各帝国主义军舰也云集大沽口,陈兵海上,以武力相威胁。

3月16日,陈为人、陈乔年等人在北大一院召开有100余人参加的党的活动分子会议。陈为人在分析了首都蓬勃发展的革命形势后,提出了发动群众示威游行,向执政府请愿,坚决抵制帝国主义的最后通牒,驱逐八国公使的主张,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次日,李大钊在北大三院召开国民党北京特别市党部、北京学生总会、北京总工会等200多个团体联席会议,会议通过决议,要求政府严正驳复八国通牒,驱逐八国公使,废除不平等条约。会后,他们组织全市各学校、各团体的代表团分两队赴国务院、外交部请愿。但是,以卖国为能事的段祺瑞政府,却用屠杀群众来换取帝国主义更多的支持,当场重伤6人,轻伤数人。

这起流血事件激起了广大群众更大的愤怒。3月18日,北京各界200多个社会团体、10余万群众在天安门前举行了反对八国最后通牒示威大会。会场上挂着前一天请愿受伤代表的血衣,上面写着“段祺瑞铁蹄下之血”8个大字。大会上群情激愤,与会人员个个热血沸腾,义愤填膺,准备与帝国主义决一死战,大会通过了通电全国民众,驳回最后通牒和驱逐八国公使出境等6条决议。

会后,陈为人跟随李大钊等组织各路群众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活动。在游行队伍进入铁狮子胡同执政府门前的广场后,段祺瑞的军警封闭了广场上仅有的两个出口,开始了血腥的屠杀。其时,5位代表正在交涉中,预先埋伏的卫队士兵手持大刀、刺刀、木棒向游行请愿的群众猛冲、乱打,继而又用排枪射击,长达半个小时之久,广场上淌满了鲜血,人们一排一排地倒下。当场死亡26人,重伤200余人。后经医院抢救无效又死亡21人。陈为人一面指挥队伍撤退,一面布置抢救受伤的群众。

惨案发生的当天晚上,陈为人协助李大钊召开中共北方区委、共青团北京地委联席会议,会议决定一定要把斗争进行到底,对伤者进行慰问,为牺牲的同志举行追悼会,进一步揭露段祺瑞政府的反动卖国本质。

1926年“三一八”惨案后,《北京工人》杂志遭到北洋军阀查封。从这里可以看出,这本杂志当时在发挥媒体的宣传作用,发动和组织工人、指导工人斗争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让北洋军阀极为惧怕,遭受查封的厄运在所难免。


两次入狱,坚贞不屈,为我党保护了大量机密档案

1927年4月6日,奉系“安国军”和帝国主义相勾结,突然出动大批军警特务,将苏联大使馆包围,并立即冲入使馆内,不问情由,将李大钊等60余人逮捕。李大钊等20人惨遭绞刑杀害。

1927年4月27日,正在武汉出席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和全国第四次劳动大会的陈为人,出席了国民政府及各界人士为李大钊等召开的隆重的追悼会。1927年5月10日,陈为人从武汉回到北京,同北京地委负责人刘伯庄商量决定,除留下几位同志在机关观察动向外,其他人都转入地下活动。他们先后对北方区及北京地委、天津地委等进行视察调查以后,决定把顺直省委设在天津。确定由朱锦棠担任书记,刘伯庄负责组织,彭述之负责宣传,王仲一负责工运,于方舟负责农运兼国民运动,陈为人为省委秘书长。陈为人利用当时我党有利的斗争形势,努力开展工作。对北方党组织的发展和革命势力的壮大作出了可贵的贡献。1927年,党的“八七”会议之后,为了加强东北地区党的工作,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东三省党的统一领导机关——中共满洲省委。党中央派他赴东北传达会议精神,并筹组中共满洲省委,同年10月,他任大革命失败后第一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宣传部长。

1927 年9月,年仅28岁陈为人从天津来到沈阳,一身客商打扮.jpg

1927 年9月,年仅28岁的陈为人从天津来到沈阳,一身客商打扮(雕塑)

1928年12月和1931年春,陈为人在沈阳和上海两次被捕入狱,在狱中他忠贞不屈,坚守党的秘密,组织狱中党支部,领导狱中同志坚持斗争,两次均经党组织营救出狱。

1932年下半年,在白色恐怖极为严重的形势下,中共中央领导机关不得不从上海迁往中央苏区。陈为人和妻子韩慧英(党的地下交通员)奉党中央派遣,留在上海,负责中央文库的管理工作。他对妻子说:“我们受党的委托,定以生命相护。”他和妻子以开设湘绣店为掩护,白天扮成商人,晚上关起店门,在密室里通宵达旦地整理文件档案。为了不引起敌人注意,他们不得不常常搬家,长期的奔波劳累、生活的极其艰险和两次入狱的折磨,使陈为人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病,经常咳血不停。但是,他以顽强的革命毅力,克服难以想象的重重困难,用生命保卫了中央文库的安全,最后把中央文库大量党的机密档案和珍贵历史文献完整、安全地交给了党。1937年3月,陈为人在上海病逝,时年38岁。1945年,党的七大追认陈为人为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