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第一家外商投资企业诞生记

1 1979年9月18日,邓小平在北京宴请前来访问的尼克松.jpg

1979年9月18日,邓小平在北京宴请前来访问的尼克松

1979年11月,谢国民先生带领正大集团的第一批先遣人员,从泰国取道香港来到深圳,开启了正大集团在中国发展的崭新篇章。

谢国民先生在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第一时间就来中国投资、发展,泉出三源:  

第一,谢氏家族的爱国情怀。1978年12月,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决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对内改革、对外开放。消息传到泰国,谢易初先生当即决定要回到中国去,他对他的“正大中国”四个儿子说:“无论如何也要到中国去。正大在世界各地做的再好,若对祖国无贡献,我将死不瞑目!”他嘱咐道:“我们回去,一定要把事业搞成功,要多想想怎样对国家、对农民、对消费者都有好处,不要只想赚多少钱拿回来。”所以,尽快回中国发展,爱国报国,是谢易初先生和“正大中国”四兄弟的共同信念,是谢氏家族的传统和血脉。

第二,尼克松先生的加分。1979年9月的一天,一架飞机将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带到了中国,这是尼克松先生第三次访华。前两次是1972年2月作为美国总统的那次“改变了世界”的访问,以及1976年2月因“水门”事件下台后,受毛泽东主席的特别邀请到中国的访问。这一次中国之行后,尼克松先生直接从中国去了泰国。

在泰国,尼克松先生邀请了包括谢国民先生在内的泰国33位知名人士召开座谈会。在这次会议上,尼克松先生对刚刚访问过的中国,特别是中国开启的改革开放,给予了积极乐观的评价,他说:“我看中国的改革一定会成功。”尼克松先生的讲话,愈加加深和坚定了谢国民先生尽快回国的信念。

第三,张伟烈大使的热情邀请。出席尼克松先生座谈会后,谢国民先生急切地来到中国驻泰国大使馆拜会张伟烈大使,向张大使提出:“我想回中国投资发展,可以吗?”张大使十分肯定地当场表示:“当然欢迎啊,谢先生。”第二天,张大使就派专人送达他为谢国民先生访问中国发出的正式邀请函。

谢国民先生抓紧联络美国康地集团,基于对谢国民先生的信任,在谢国民先生的主导下,双方达成协议,决定各占50%,共出资3000万美元,第一期800万美元,来中国投资发展。

与此同时,谢国民先生在泰国挑选了一批会讲普通话的华裔干部,组成了第一批进入中国的骨干,他特别叮嘱大家:“我们在中国做事不能只想着对集团有利,要树立一个标准,就是三有利:第一对国家有利,第二对老百姓有利,第三对集团有利。”这就是正大集团著名的“三利原则”。

谢国民先生提前飞到香港,在香港筹备并设立了向中国大陆发展的正大集团香港总部。 

1982年,正大康地深圳公司饲料厂边生产边建设

1983年5月21日,正大康地深圳公司饲料厂正式投产典礼

1986年,谢国民、谢中民两位先生参观正大康地饲料控制室

9 1986年原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视察正大康地深圳公司.jpg

1986年,原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视察正大康地深圳公司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中的正大康地0001号批准证书(复制件)


有文字记载的“深圳”作为一个地名最早出现于1410年,当时这是一个小村子。“圳”在广东方言里是田间水沟的意思,“深圳村”因为村边田间有一条深水沟而得名。1931年,民国政府设深圳镇,属宝安县管辖,当时县政府设在南头。1953年,县政府迁到深圳镇。1979年3月,撤宝安县,沿用深圳镇的名字设立深圳市。1979年8月,中央决定在深圳市境内划出 395平方公里设置经济特区。

一切水到渠成。1979年11月的一天,谢国民先生带领考察团一行从香港出发,乘火车在罗湖站下车,坐上了广东省经济特区发展公司接送外商的一辆小面包车,在经济特区发展公司领导的陪同下,开始了一系列的考察、洽谈、选址等。

几经选址,最后选定了深圳经济特区南头公社的红朱岭为第一家公司和厂址所在地。

那时的宝安县是一个较为落后的边陲农业县,有一段民谣反映了当时的境况:“宝安三件宝——苍蝇、蚊子、沙井蚝”。尤其是南头公社红朱岭一带,更是一片荒芜,一眼望去,稀疏的农田掩映在没膝的荒草中,没有任何的交通、通信、水电等基础设施。

公司的老职员陈健礼先生回忆建厂初期的艰苦条件时说:公司每天要到距离公司7公里的蛇口码头购水,一天三车水,每车300元港币,拉回来供食堂做饭、员工喝水。人员洗漱限量,每人每天一桶,洗澡只能用脸盆盛水,往身上撩水、擦身。为了解决通讯问题,南头公社为公司安装了一部手摇电话机,电话打进打出都要通过南头公社的电话总机转接,打一次电话经常需要等待二三个小时,而且通话质量很差,要大声喊对方才能勉强听见,一次电话下来“嗓子都喊哑了”。建厂初期,全厂人员都住在简易宿舍里,外籍职员住铁皮房,国内员工住竹席棚,购买生活用品要到5公里以外的南头公社所在地去买。

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国家和地方既没有经验,也没有法规,都不知道怎么办,甚至还有左倾观念的干扰,正大康地深圳有限公司的谈判、选址、报批、报建等很费了一番艰难的周折。

当年,谢国民先生委派他的得力助手泰籍华人李绍庆先生担任公司第一任总裁,具体主持领导投资建设各项工作的全面推进和落地。

李绍庆先生后来回忆这一段难忘的经历时说:我是带着且喜且惧、将信将疑的心情进入中国的。那时,外国的投资商还站在香港那边向大陆观望,倾听并研究深圳这边每一次“咳嗽的声音”。我来时,心里也没底,我想,反正我们正大是华侨企业,万一以后发生变化,投资就等于对祖国作贡献了。

还好,有国家改革开放的大方向、大政策,有地方党政领导和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正大康地深圳有限公司终于在1981年1月18日领取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港澳侨投资企业批准证书》外经贸深外资证字0001号。这份珍贵的证书,成为一份记录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文献而载入史册。正大康地深圳有限公司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家外商投资企业,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里程碑。

1981年4月,一个年产24万吨、中国第一家现代化饲料厂破土动工了。同时期先后动工建设的投资项目还有:一个拥有20栋大型鸡舍、存栏8万羽的父母代种鸡场;一个年孵化量1400万羽的自动化孵化场;一个拥有26栋猪舍、存栏600头、从美国引进的杜洛克曾祖代瘦肉型原种猪场。所有饲料厂、养殖场、孵化场的技术和设备,全部从瑞士、德国、美国等进口而来,是当时世界最先进的装备。

1983年5月21日,正大康地深圳有限公司饲料厂举行了隆重的投产典礼。

正大康地,创造了中国的若干个第一:第一家进入中国大陆的外资企业,第一座现代化饲料厂,第一座现代化孵化场,第一座现代化种猪场,第一次引入被称为“全价配合饲料”的具有科学配方的工业饲料体系,第一家在农牧行业引入国际先进的、现代化的技术、人才、管理、模式,等等。

正大康地,被业内誉为中国农牧行业的“黄埔军校”,真是实至名归。

您还记得“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句口号吗?这就是上世纪80年代初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和排头兵,喊出的突破思想束缚、催人奋进革新的“深圳速度”。正大康地第一家饲料厂所在地红朱岭原址,就是今天深圳市最繁华的深南大道,当年的第一家饲料厂如今早已被“深圳速度”日新月异的旧貌换新颜了,1999年,饲料厂搬迁到深圳蛇口工业区的正大康地(蛇口)有限公司合并生产,取而代之的是汉京集团大厦、腾讯大厦等一批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了。

改革开放40年来,在新中国建立的前30年发展基础上取得了更大的进步和成绩,改变了中国,影响着世界。在这其中,正大集团为中国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做出了自己的努力和贡献,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参与者、见证者、贡献者,也是受益者!

11 当年正大康地第一家饲料厂旧址红朱岭的今昔变化.jpg

当年正大康地第一家饲料厂旧址红朱岭的今昔变化

1.jpg

2019年10月23日,作者和同事前往参观《庆祝建国70周年大型成就展》

2018年11月13日-2019年3月20日,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改革办、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新华社、北京市,在国家博物馆共同举办了《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2018年12月17日,我和我的同事前往参观,欣喜地看到正大康地0001号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复制件)列展其中,载入史册。

2019年9月24日-12月31日,《伟大历程,辉煌成就——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型成就展》在北京展览馆举行。展览由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央宣传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北京市委主办,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网承办。我特别感兴趣的是展览中精选展出的共和国150多个第一:第一台蒸汽机车、第一个大型化肥厂、第一颗原子弹、第一座长江大桥、第一个大油田、第一台电子显微镜、第一次研制成功乙肝疫苗等等,他们是新中国无数个“第一”的代表,是新中国艰苦奋斗的缩影。十分惊喜的是,正大集团也为国家创造了一个“第一”,在陈列的展品中有一块展板,上面有一张边建设边生产的正大康地深圳饲料厂的老照片,展板上的大字写着“正大集团成为第一家进入中国大陆的外资企业”。2019年10月23日,我和我的同事前往参观,非常自豪地看到了这个展品,大家点赞拍照、合影留念。

连续两届国家级的大型展览,都将正大集团作为第一家进入中国大陆的外商投资企业列展其中,多么难得和珍贵啊!这是党和国家对正大集团的充分认可和褒奖,是对谢国民先生的充分认可和褒奖。作为正大人我们感到无比自豪。

邓小平先生发出号召,谢易初先生报国心切,尼克松先生积极评价,张伟烈先生真诚邀请,谢国民先生果断决策和快速行动,这五位领导人,在中国处于世纪大变革的历史关口,个个高屋建瓴,人人胸怀远大,成就了“正大集团成为第一家进入中国大陆的外资企业”这一载入史册的历史事件。

五位领导人,历史将铭记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