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回忆马尼拉的“南瀛吟社”

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国人有了去海外学习的机会。2006年夏天,我去了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学习宗教研究专业。比起其他短期游学 (Study Tour)的同学,我这个需要两年半才能完成的学位,就有了更多体验当地生活的机会。近代的菲律宾先后是西班牙和美国的殖民地,所以,整个文化都偏重西化,不光信仰天主教,而且,整个国家制度、思想文化都西化了。甚至现在的华裔,融入到当地社会,生活观念也西化了。菲律宾有华人血统的,可能超过1000万人。而乡愁似乎是所有华人骨子里的情节,他们害怕出去以后会孤单,于是,便应运而生了许多的华人同乡会、中国城、华人餐馆以及唐人街,这些都使得他们在异乡感到亲切,所以,移民时选择一个华人聚集的地区,似乎也成为一大考虑因素。我初到马尼拉,就受一个山西修女的影响,加入到菲律宾一个华人古诗词团体“南瀛吟社”。这个团体的成员大多是在大陆的福建或香港、台湾受过教育后,才到菲律宾从商的。

华人在菲律宾近年来的经济发展史上,扮演着重要角色,尤其是引进国外的技术、资本与生产设备,从事早期的农耕与手工业,对提升菲律宾商品层次,成功的协助产业国际化,有着经济先锋的作用。华人掌握着菲律宾全国的交通、通讯、房地产、金融等领域,可以说,华人在菲律宾形成了一个尊贵的阶层。在菲律宾,华裔通过自己的努力,大部分成为巨大的家族,当地的名门贵族,非富即贵,所以,菲律宾的大部分富豪,也是华裔。在经济上站稳脚跟后,有文采的华人就抒发自己的思乡情怀,还有的是自己出钱,办华文学校,或华文报纸。

早期成立“南瀛吟社”的师友,多是从事建筑、食物加工、运输的华人。不过,生意再忙,每月一次去中国城餐馆聚会都不会缺席。我们常去聚会的中国城餐馆,是以福建菜为基础的。福建人民经过与南洋群岛人民的长期交往,海外的饮食习俗也逐渐渗透到华人的饮食生活中。菲律宾的华文学校一直用繁体字,自然古诗词团体也用繁体字写作。亚君是南瀛吟社里的骨干,他对古诗词的热情,影响着整个诗社里的成员。最近读到他的《风雨心情》:“心情老减几人知,自别家乡隔路岐。独梦频惊临去日,相思又怯说当时。惜花风雨秋怀共,爱月虚空夜卧迟。若把生涯朝夕想,苦于南北失归期。”另外一首《梦痕难寻》:“晚浦苍波落日沉,关山何处寄归心。箪瓢陋巷稀人迹,寂静孤村歇鸟吟。暮角听残天地肃,阳台望断水云岑。印泥鸿爪三生误,春梦无痕不可寻。”亚君的诗里,无不流露着对福建晋江家乡的怀念。游子的情怀,仿佛就是菲律宾到处可见的一座教堂,能静心聆听的人,本身就有光芒。

年轻时,能有机会出国留学、谋生,对于我来说,就代表着尚显生疏的异国全部诱人的内涵。而目睹在菲律宾经商的华人,每每说起家乡,就洒泪的场景,我才感到思乡的沉重。南瀛诗人写作时,多把菲律宾称作“椰子树的故乡”。2009年我第一次去三亚,满眼都是椰子树,仿佛又置身于菲律宾一样。菲律宾的华人农夫在南瀛吟社2020年11月社课《落叶》中写到:“落叶椰乡异,鲜闻一树空。枯荣无间断,黄绿总相逢。在木焉知息,辞枝谁论功。归根多是梦,最慰嫩芽葱。”诗人弄潮儿最早是在菲律宾的华文学校教书,后来从商,但是几十年来一直坚持写作。读他的文章,会感到身在海外的游子对故乡的眷恋和对异国也一样怀有的热爱。弄潮儿的《岁暮感怀》,以李煜“梦里不知身是客”句入诗:“人生恰似一场戏, 假作真时假亦真。梦里不知身是客,心中常以主为宾。称兄道弟行军礼,问好请安掠眼神。圣旦歌声今又起,椰乡游子最思亲。”这些对故土的眷恋之声,总是如远道而来的故人,不经意间就触碰到离愁。除了每月一次在中国城相聚,诗人们还要在菲律宾打拼,继续在异国的山水里款款而行,能真正读懂他们的,还是有相同经历的游子。

读着南瀛吟社的诗词,对游子的深情感同身受。离家去国半生后,他们依然留着乡音,记着儿时的故土,说起故乡热泪盈眶。

南瀛吟社的诗人选择用诗词抒写乡愁,除了一种情感的寄托,更是他们创作的源泉。弄潮儿的《浪淘沙 静夜思》:“花落叶焦黄,晚景忧伤。悔教夫婿去南洋。背井离家今未返,可否安康?无处话凄凉,眼泪汪汪。梦中老伴忽回乡。枯木逢春春几许?痛断肝肠。”海外华人无论身在哪里,都会心系故乡。南瀛吟社至今已成立二十几个年头了,他们从菲律宾由南望着北面的祖国故土,有离愁但不忧惧,故乡虽然思而不得,但年年月月日日,他们用文字抒写着自己的思念。

已故诗人云鹤先生,生前是菲律宾《世界日报》文艺副刊主编,他对我在菲律宾的学习工作也很关爱。他虽然很少写古诗词,但是他的一首新诗《野生植物》,一直影响着菲律宾的华侨,也影响着喜欢新诗的世界各地的华侨们:

有叶/却没有茎/有茎/却没有根/有根/却没有泥土/那是一种野生植物/名字叫/华侨

当年去家离国,都是为了寻找自己所期盼的海外生活,而不管最终能否衣锦还乡,令他们朝思暮想的还是自己长大的地方。尤其是已经在菲律宾安家置业的华人,何时北归?或许只能将叶落归根的情结,寄托在文字里了。真正回乡养老,变得遥不可及。唯有热爱的诗词文章,还能在异国他乡慰藉一颗思乡的心。

正如《海外华语小说年展(2019)》主编夏商说的:“移民文学是全球飘散的蒲公英文学,某种意义上,母语也是祖国,是随身携带的精神层面的祖国。对远离故土的海外华人来说,写作未必是一种生存需要,而是情感需要,从颠沛和艰辛中逐渐安顿下来,选择用母语抒写乡愁简直是本能,散文和短诗是海外华语写作的基本文体,隔洋对着故土怀旧则是写作的底色。”去了海外的人,才深知家乡意味着什么?身在异国,听见一句乡音,心底里立刻就激起千言万语,急切用母语将心路记录下来。

最近,南瀛吟社又在菲律宾和福建的文坛上发起春联的征稿活动,为的是菲华人士重温祖国优良文化传统,传递中华民族历史悠久的文化精神。侨居海外,每逢佳节倍思亲。春节最令人难忘的是,家家户户贴春联。南瀛吟社的亚君为此抛砖引玉:      

爆竹声中鼠遁  化机活泼

椰风路上牛归  春色芳菲

虽然已经回国多年,我依然时刻关注着曾经加入的南瀛吟社。读着南瀛吟社的诗词,对游子的深情感同身受。离家去国半生后,他们依然留着乡音,记着儿时的故土,说起故乡热泪盈眶。如果有机会,你不妨读一读南瀛吟社的作品,看看海外华人都在用不同的文字形式,向世人讲述着一个个有关生存与思乡的感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