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战“疫”中的贴心人•贴心事•贴心话——侨心系桑梓

“无论你走得多远,你的心总和我连在一起,无论黄昏时树的倒影有多长,它总是和树根连在一起。”广大闽籍华侨华人心系家乡、千里驰援,凝聚起强大合力,踊跃捐款、捐物,掀起一轮又一轮支援疫情防控的爱心接力热潮。

涓涓细流汇成大海,每个海外侨团(侨胞)都有点点滴滴的感人故事。


一笔笔资金、一箱箱口罩、一车车医护物资,满载着关切与祝福驰援家乡同胞

“在祖(籍)国最需要的时候,一定要奉献我们的爱心和力量!”泉州籍侨领、金光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黄志源先生始终关注着疫情的发展,中国侨联发出倡议后,金光集团APP(中国)立即响应,第一时间宣布,通过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捐款1亿元人民币;下属金红叶集团紧急加工生产疫区需要的消毒防护品,捐赠了价值35万元的清风消毒湿巾,为抗击疫情、积极捐赠做出了表率。

新冠病毒疫情一直牵动着一位已86岁高龄老人的心,老人平素话不多,这次,他也只是对员工交待:“中国现在碰到这么大的困难,我们一定要帮她。”他就是菲华商联合总会永远名誉理事长、菲律宾航空公司董事长陈永栽先生。他向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捐款1000万元人民币,专项用于支持福建、湖北、辽宁和江西等地防抗疫情。

12.jpg

金光集团APP(中国)捐赠35万元清风消毒湿巾疾驰武汉

“福建省医院医用口罩和护目镜短缺。”当福建省侨联兼职副主席、永鸿集团董事长林雄申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行动,夜以继日,持续多方联系海内外口罩生产企业,派员驻厂落实口罩生产和运输等工作。目前,除捐赠100万只口罩和200个医用护目镜外,还帮助采购了100万只医用口罩,支援医疗一线。

当地时间2020年2月6日16时50分,柬埔寨航空KR901航班从金边国际机场起飞,将载有约1.4吨捐赠物资飞往中国福州长乐国际机场。柬埔寨福建总商会邱国兴会长发动当地华侨华人踊跃捐款捐物,捐赠口罩50万只、防护服6000件、手套24万副;旗下的柬埔寨航空不停航,简化程序,开通绿色通道,已为向中国捐助的物资提供了6批约4.5吨的免费运输服务,分别驰援成都、深圳、温州、福州等地。

1.jpg

安发捐赠医用口罩5万只用于开展疫情防治

由著名侨商林文镜创办的融侨集团,1月26日通过林文镜慈善基金会向福州市政府捐赠1000万元人民币,其中500万元用于福州市疫情防控专项资金,500万元用于武汉市疫情防控。同时,发起“爱心驰援、共抗疫情”慈善项目,为疫情防控开展专项募捐。截至2月1日,向福州红十字会捐赠超过21万件医疗防护物资,包括全身防护服、N95口罩、外科口罩、手套等。

菲华联谊总会、旅菲各校友会联合会、菲律宾中国商会、菲律宾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等菲律宾闽籍社团,捐赠约4000箱医用口罩、700件防护服,另募捐超过5860万比索(约800万元人民币)用于购买各类医疗物资。

面对防疫物资供应紧张的情况,新加坡金鹰集团主席、创始人陈江和先生指示,成立应急小组,利用全球网络和资源,第一时间采购防疫物资,并安排专人负责,统一物资调度、物流配送和分配。截至2月20日,集团并通过所属企业亚太森博、赛得利公司和北京陈江和公益基金会,向有关省市捐赠口罩150余万只,消毒液原液400多吨。

瑞士美心集团董事长施邦既自掏腰包,还发动瑞士铁路公司、福建中泽贸易公司等,累计捐赠4180件防护服、1000只医用口罩、26500副医用手套。

新西兰福建同乡会原会长高益槐的安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积极扩大防疫物资生产,首批向湖北省黄冈市捐赠价值300多万元人民币的通用防疫物资,捐赠医用口罩5万只给宁德市用于开展疫情防治。


深深的祝福,浓浓的乡情,

从日本汇向福建的拳拳中华情

“医者心,仁者心,中国心,万众一心。”

“不畏难,英雄们,辛苦了!”

“等待天使们,平安归来!”

……

在日本福建总商会发往中国大包小包的捐赠物资上,夹着兄弟姐妹们亲手写给同胞的祝福语,句句暖心。

2020年1月22日,日本福建总商会会长山口信一得知疫情后,紧急召开常务理事会,发起驰援医疗物资的号召。他说:“当看到一线医护人员说‘我们上,请别告诉我妈妈’,心里就想,我们能为祖(籍)国做点什么?”

林玉兰50万日元,美子6794只口罩,李桂元两次替老人孩子捐500元,小朋友的压岁钱,勤工俭学留学生的伙食费,宝妈的生活费,老人的积蓄……旅日华侨华人捐款捐物信息不断刷屏。

蔡瑞凤副会长回忆说:“一张汇款单截图里出现了捐赠人的右手拇指,那是一个建筑工人充满沧桑的手,他忙于工作,还抽时间把自己血汗钱捐赠出来,让我非常感动。”

资金有了,但最紧缺的还是防护物资!

“距离东京500公里的大阪,有200套防护服愿意提供给我们,支援一线医务人员。”

“现在已经天黑,第二天8时就要运往机场与其他物资汇总,如何在12个小时内、来回1000公里拿到这批物资?”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依然没有消息。林文锦副会长坐不住了,决定实在不行就连夜开车去把物资拉回来。

紧要关头,一位从京都返回东京的中国同胞得知消息后,立刻绕道大阪,拿上物资,并在凌晨5时赶到东京。

“真的是解了燃眉之急,太感谢东北这哥们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2.jpg

日本福建总商会支援家乡抗疫

3.jpg

越南妈祖董事会支援家乡抗疫

在日本福建总商会、日本福建经济文化交流会、日本福建经济文化促进会、日本泉州商会等侨团的号召下,侨领、侨胞们都在第一时间行动起来,纷纷放下工作,越来越多地加入采购队伍,并将自己购买的口罩等从几十公里甚至几百公里送至侨团,共抗疫情。据统计,目前收到日本各侨团通过省侨联联系和捐赠的各类口罩53余万只、防护手套61万副、防护服2300余套、防护眼罩200副、非接触体温计60台,以及大量其他各类防疫物资。


一笔海外捐资,多地协调配合,

从越南到福建的跨国转运

“我们是福建人,危难关头,我们应该行动起来。”

“对,不论我们来自哪里,我们都是一家人。”

“我(汤志强)个人先捐款100万。”

“中国加油!武汉加油!”

……

越南妈祖董事会理监事紧急会议上,会长汤志强号召会员、在越华商、华侨等热心人士,共同筹集善款驰援祖(籍)国同胞,并立即成立了医疗物资采购小组。

他率先把自己的集团公司迅速动员起来,派出30多个分公司的车辆和驾驶员,配合采购小组,分赴各地,采购防抗疫情的急需物资。

“这种医院防护服是否符合标准,如果可以我先拿下,迟了怕没了。”

“我正守在医药市场,一补新货,我就马上买。”

“没事,不用睡,买物资要紧。”

……

在越华侨华人或开车、或徒步,奔波于跑药店、找工厂的途中。有些则顶着寒风,彻夜守候在各省医药市场门口,等待商家补货,只为了第一时间买到更多的物资。

经过努力,截止2020年1月31日,越南妈祖董事会采购了2批共计医用口罩20万只、3M口罩6500只、医用防护服2900套,顺利空运回中国。

就在大家正在筹集第三批12万副手套和10万只口罩的时候,2月1日下午,越南决定暂停往返中国大陆的航班。

空运突然中断。那刚刚筹集到的物资怎么办?怎么运?

“初八、初九那几天,他天天在家里打电话,走来走去,晚上也整宿整宿的睡不着,发微信,也不知道和谁联系。”汤志强爱人说。

“交通断了,国内(中国)急需物资,我和当地交通部门以及董事会副会长商量怎么办,这些可是救命用的。”

“汤会长吩咐我们分头联系,不管多难,也要动用一切力量,把物资运回中国。”

……

汤志强和几位副会长不断地思考。

深思熟虑后,汤志强决定以蚂蚁搬家的方式,将医疗物资合理分箱,控制单箱物品数量,通过陆路运送至柬埔寨分公司,再通过柬埔寨机场转运中国。

柬埔寨分公司总经理说:“那几天,我和董事长一直电话联系,包括通关、物流等事宜,董事长交待一定要快,尽量缩短中间流程,不出差错。”

分箱,装车,发车,通关……满载救援物资的车队从越南急驰柬埔寨。

“物资到了,马上安排转运登机,动作要快,飞机快起飞了。”由于事先协调到位,并在柬埔寨福建总商会的协助下,所有物资抵达金边机场后即刻空运。

 2月6日,这批物资顺利运抵福建福州长乐机场。压在汤会长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

目前,越南妈祖董事会筹集的后续防疫物资,还在一批批运抵。

4.jpg

西班牙等待空运的防护物资

一宗海外采购物资,一周不停奔波,

从西班牙到福建的千里通关

疫情发生后,国内缺少大量防护物资,省侨联计划从海外紧急采购10000套防护服。通过多日联系沟通,法国华人维权中心主任曹华钦告知,可从西班牙的一个工厂进行采购,但需要自行搬运、通关。于是,在西班牙福建同乡会会长蒋铜官的领导下,陈胜利常务副会长驱车百公里,将防护服运回了马德里。

西班牙到中国的航班不多,现在很多又停飞了。同乡会好不容易订到2月7日海南航空飞往中国的最后一个航班。

本以为一切准备就绪,只待航班起飞,但谁也没有想到,通关过程却是一波三折。

2月7日,当地凌晨时分,陈胜利副会长在睡梦中被叫醒:“因医疗物资紧缺,24个托盘的物资全部被海关暂时扣押!”

一时之间,大家心急如焚。

相关部门不上班、文件不够齐全……同乡会成员连夜驻守机场,发动全部关系,请求放行这批捐赠物资。此时,距离飞机起飞只剩短短几个小时!

早上9点,经多方协调,终于有16个托盘的物资得以放行。

可是,“海南航空的最后一班已经赶不上了,我们无能为力。”陈胜利说。

“现在要寻找新的方案。”一时间,各方人员纷纷出动,寻求解决办法。

“如果西班牙没有航班,可安排车送往法国,巴黎至福州我(法国福建同乡会会长石忠胜)可以帮上忙。”

“最新消息,现在国航对捐赠物资有绿色通道,可以申请运费减免。”

“需要提供捐赠书、捐赠明细、领馆出具的担保函,向航空公司总部申请,待批复同意后,再安排运输。”

……

经过多方努力,终于订了到东方航空的一个舱位。

当同乡会把物资运到机场时,已是7日(星期五)下午。如果要赶上10日(下周一)的航班,就必须周末加班加点,在网上通过自动申报,周一早上9点通关放行,这才能够放心。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周一一早等到的却是网上申报没有通过,必须进行人工申报。但如果耽搁,就要一两天。

“我们不停地打电话,联系海关、监察,包括地勤人员在内,所有必须打通的关口,与他们协商。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在当天下班前的最后一个关头放行。”陈胜利松了一口气说。

2月10日晚,物资终于顺利起航,飞往上海。

但是,又一个问题摆上了桌面。由于疫情原因,如果物资从上海入关,将存在运回福州的困难,最好办法还是办理联运,从福州入关。

省侨联、西班牙福建同乡会迅速向有关单位发函,在东方航空、上海海关、福州海关等积极协助下,这批物资终于在2月13日运抵福州,由省侨联转捐省红十字会。

长达一周时间,西班牙福建同乡会的连续奋战,国内国外数十人参与的通关战役,终于告一段落。


越过浩瀚的太平洋,无论男女老少,

大家心系家乡,支援祖(籍)国

倪周敏会长亲自牵头组织、慷慨解囊,柳智富先生具体落实、多方筹集。“及时送来了30000只极为紧缺、却又急需必需的防护口罩,在危急关头伸出了援手。”2月7日,美国食品商会收到了福州市公安局寄来的一份诚挚的感谢信。

疫情发生以来,美国食品商会紧急部署,号召旅美华侨华人捐资捐物,把口罩等急需物资抢购回来,支援祖(籍)国。

“我们商会成员不仅自己捐款捐物,还发动家人朋友共同加入到抗疫行动中来,与祖(籍)国同胞同舟共济,助力早日打赢这场攻坚战。”倪周敏会长说。

从南加圣地亚哥驱车10多个小时,到缈无人烟的新墨西哥州南部边境城市,一路进入50多家大大小小的医疗药店、装修店等,连续奋战30多个小时,才买到1000多只N95无呼吸阀口罩,来回超过2400公里。“我当时心里想只要能多买口罩,多远都会去!”旅美华侨蒋军说。

“从小,我的父母就告诉我,我的祖籍是福建马尾,要热爱自己家乡。”“我们这些‘侨二代’都很关注疫情,想为祖(籍)国尽一份力。”美国福建医学会会长田晓镕2月1日一大早就到商会捐赠医用口罩1万只。

5.jpg

美国食品商会号召大家捐款捐物

一名年仅12岁的“侨三代”陈源,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在学校听老师说,中国正在发生疫情,急需医疗防疫物资,钟南山教授80多岁还亲赴武汉……”说着,他拿出300美元:“叔叔,我也是中国人,也很揪心,这是今年存的压岁钱,请把它交给祖国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