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沙漠如诗

DSC_8508.jpg

沙漠,是一见钟情、过目不忘的诗行——题记

自驾出行的好处是一切随心,尽可以慢慢走,细细看,不赶时间。

草原还在视线里延伸,我们又把目标锁定沙漠,而从包头往南,经过黄河大桥,穿行鄂尔多斯高原,南行约50公里,便是库布其沙漠。“库布其”在蒙语中意思是弓上的弦,因为它像一根挂在黄河上的弦,因此得名,我们当然不会错过这拉满的“弦”。

像有神灵在施魔法一般,原本满眼的绿色一点点被吸噬直至消失殆尽,转瞬间,黄沙漫至天际,与晴朗无云的天空相映,一蓝一黄的单调色彩占据整个视觉空间,反而比缤纷色彩更能产生深入骨髓的印象。

一望无际的沙漠与一望无际的草原或大海太过不同,异域色彩更浓厚的缘故?还是每个人心上都有一部江湖传奇?

面对无垠的世界,渺小感的深处总是孤寂感,沙漠的印象还多了几分大自然本身的神秘性,好像它有意要藏匿些什么,空旷的空间难免让人联想丰富,如同“留白”之于艺术,才是艺术家的高明之处。

尽管游人不断,但旅游开发并没有破坏原始的生态,保持着我心目中沙漠应有的样子,真是值得庆幸。也许人的脚步终究有限,自然之力又何其凶猛,沙漠一旦形成,是最不容易被改变的。

伴随正午的到来,烈日开始展现之于沙漠独特的赐予。刺目的阳光让沙漠若同一片雪国,沙漠的唯美流线分隔出一个蓝白世界,一切污浊之物在这样的纯粹之境无处遁逃,仿佛都蒸发了一般。连同声音都稀释在空气中,声音像是没有力量传播太远,安静这个词的高阶形式或许是寂静吧,正午的沙漠是寂静的。 

眼前不由得浮现出电影里沙漠的种种残酷和绝望场景,曾经观影时自以为是的感同身受变成眼下的真实所在时,才体会到绝望是怎样的一无所望。

脚下的沙子炙热滚烫欲将人熔化,没有墨镜的抵挡真是很难睁开眼睛,疲惫感随之袭来,这时恰到好处的被驼队带进了度假区,宝贵的休息场所竟然还有能力开辟出四个泳池,真是逆天啊,孩子忘乎所以,不顾暴晒“嗨”翻了天,在一旁乘凉的我,不得不感叹人类无所不能又无所能。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穷荒绝漠鸟不飞,万碛千山梦犹懒。”

“草上孤城白,沙翻大漠黄。秋风起边雁,一一向潇湘。”

……

脑海里的诗句在正午的昏昏然中如清泉流淌,苍凉、悠远、空阔之意,唯亲历方刻骨铭心,沙漠如诗,不由得要吟唱起来。

午后,由天边飘来几抹云,把我们目力所及的沙漠变得阴晴不定,沙漠在云影之下成了舞台上身姿优美的舞者,“灯光”打到哪里便呈现不同的舞步。相机快门不敢停下来,谁知道下一秒会错过怎样的精彩?

静观云影飘移,忘却了时光在飞速流淌,也全然不觉乏味,大概只因是匆匆过客吧,如若每天面对,除了乏味又会生出什么?沙漠如诗,它是唱给旅行者的,毕竟生活在别处。

不觉间已是夕阳西斜,风起,沙丘之巅看得见沙飞,如烟缥缈。风力渐长,迎风的坡面上有了波浪般的皱褶,傍晚时分的沙漠像极了海,人来过的痕迹逐渐被抹平,一切像是从未发生过,继续保持沙漠的神秘。

太阳也怕沙漠的夜吧,飞也似地西沉,黑夜来势汹汹,幕布一般地从天边猛然盖下来,怕黑的人都匆匆逃跑了。

我也是胆小鬼,没能等到明月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