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艰难的抉择

1950年10月4日,中南海,颐年堂。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正在进行。会议由毛泽东主持。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讨论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问题。出席会议的有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林伯渠、董必武、彭真、陈云、张闻天、高岗。列席会议的有罗荣桓、林彪、邓小平、饶漱石、薄一波、聂荣臻、邓子恢、李富春、胡乔木、杨尚昆。

1950年10月2日,毛泽东致斯大林的电报(未发出)第一页。.jpg

1950年10月2日,毛泽东致斯大林的电报(未发出)第一页

两天前,也就是10月2日下午,毛泽东就曾主持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讨论朝鲜半岛局势和中国出兵问题。这一天,他还亲笔起草好了给斯大林的长电报,回复斯大林10月1日要求中国立即出兵的来电,答应“我们决定用志愿军名义派一部分军队至朝鲜境内和美国及其走狗李承晚的军队作战,援助朝鲜同志”。然而,多数人不赞成出兵,原拟派林彪率兵入朝,林彪竟托病推辞,毛泽东内心不免感到有些失望,不得不把起草好给斯大林的电报搁置下来,而将多数人的意见通过苏联驻华大使罗申转告斯大林。同时,他没有放弃自己的主张,向斯大林表示:“关于这个问题还没有做出最后决定”,“我们将举行一次中央会议,中央各部门的主要同志都将出席”。

的确,派志愿军出国同美军作战,对刚刚诞生的新中国来说,是一个牵动全局的大事。今天的会议,毛泽东一开始就宣布,首先让大家讲讲出兵的不利情况,敞开胸怀,各抒己见,把心中的种种疑虑都拿出来摆一摆。有的说,新中国刚刚结束战争,经济十分困难,亟待恢复;有的说,新解放区的土地改革还没有进行,土匪、特务还没有肃清;有的说,我军的武器装备远远落后于美军,更没有制空权和制海权;有的说,一些部队已经开始大量复转工作,一些干部和战士存在着和平厌战思想;有的说,如果战争长期拖下去,我们负担不起……总之,“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打这一仗”。显然,会议的气氛十分沉闷,甚至有一些压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引人注目的人物走进了会场。他是从大西北匆匆忙忙赶来的,他是周恩来派一架专机接来的,他甚至对这次会议的议题和内容都一无所知,毫无思想准备,因此,他在会上,只是侧耳倾听,一言未发,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彭德怀。

未命名-4.jpg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毛泽东在中南海菊香书屋批阅有关朝鲜问题的文电

这一次,请彭德怀来北京参加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是毛泽东在10月2日下午的中央书记处会议上决定的。不巧,10月3日,华北地区烟雨蒙蒙,云层很低,接彭德怀的小型专机不宜飞行,只好延迟一日。

见彭德怀走了进来,毛泽东十分高兴,声音似乎更明亮了:“老彭,你来得正好,美军已开始越过‘三八线’了,现在正在讨论出兵朝鲜问题,请你准备谈谈你的看法。”

彭德怀向毛泽东和大家招招手,赶紧坐下来,却发现会议的气氛不同寻常。飞机上,他满脑子里想的是如何建设大西北。现在,他只好侧耳静听。一听,他才知道,对支援朝鲜的问题有不同意见,大多数都不主张出兵,或暂不出兵。

这天下午,彭德怀没有发言,但他清楚地听到并记住了毛泽东在会议最后所讲的一段话:“你们说的都有理由,但是别人处于国家危机时刻,我们站在旁边看,不论怎么说,心里也难过。”

一散会,没有发言的彭德怀就来到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的住处,详细了解会议的情况。这天晚上,在北京饭店三楼309房间休息的彭德怀失眠了。他反复念诵着毛泽东的话,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十多年后的1968年9月,因“反党”罪名被关押的彭德怀,在交代材料中回顾了当时的心情:

“1950年10月1日国庆节后,4日午,北京突然派来飞机,令我立即上飞机去北京开会,一分钟也不准停留。当日午后4点左右到达北京中南海,中央正在开会,讨论出兵援朝问题。我刚到,未发言,内心想是应该出兵,救援朝鲜。散会后,中央管理科的同志把我送到北京饭店。当晚怎么也睡不着,我以为是沙发床,此福受不了,搬在地毯上,也睡不着。想着美国占领朝鲜与我隔江相望,威胁我东北;又控制我台湾,威胁我上海、华东。它要发动侵华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老虎是要吃人的,什么时候吃,决定于它的胃口,向它让步是不行的。它既要来侵略,我就要反侵略。不同美帝国主义见个高低,我们要建设社会主义是困难的。

我把主席的四句话,反复念了几十遍,体会到这是一个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相结合的指示。

我想到这里,认为出兵援朝是正确的,是必要的,是英明的决策,而且是迫不及待的,我想通了,拥护这一英明决策。”

10月5日上午,邓小平敲开了309的房门。邓小平是受毛泽东的委托亲自来接彭德怀去中南海的。这个时候,毛泽东非常清楚,彭德怀的态度是十分重要的,想单独和他聊一聊。在菊香书屋,两人进行了一次倾心畅谈。

毛泽东说:“老彭,昨天你没来得及发言,出不出兵,我们确实存在许多困难,也还有许多有利条件。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彭德怀直言不讳,硬铮铮地说:“老毛,我昨天想了一个晚上,把你讲的话反复思考了几十遍,体会到这是一个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相结合的问题。我赞成你的意见,觉得应该打!”

“好啊!还是你老彭有远见,看来你是百分之百地支持我的意见啰!”

彭德怀说:“我们的确有我们的困难,但敌人也有敌人的困难,他们兵力不足,战线太长,从美国本土到朝鲜大约5000多海里。我们应该全面观察问题,如果让敌人占领了全部朝鲜半岛,这对我国威胁很大。过去日本人进攻中国,就是以朝鲜为跳板,首先进攻我国东三省,然后又以东三省为跳板,大举向关内进攻的,这段历史教训不能忽视。这次我们的作战对象,虽然是在武器装备方面占绝对优势的美国侵略军,我们既不能轻视敌人,但也不能过低估计自己。”

1951年1月19日,毛泽东在彭德怀《中朝军队高级干部联席会议报告》稿上加写的一段话。.jpg

1951年1月19日,毛泽东在彭德怀《中朝军队高级干部联席会议报告》稿上加写的一段话

以劣胜优、集中优势兵力战胜敌人,是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谈话中,彭德怀还和毛泽东回顾起1947年在陕北与国民党胡宗南战斗的往事。彭德怀分析说:“现在我们已经取得了全国政权,有几百万军队,有全国人民的支援,我们有对付优势装备敌人的经验,只要我们在战略战术上不犯重大的错误,我们就有信心打败美国侵略军。”

“如果没有苏联武器支援怎么办?”毛泽东问道。

彭德怀说:“苏联完全洗手,我们装备差得远,只好让朝鲜亡国,是很痛心的。”

毛泽东听得认真,高兴地拍了拍沙发,说:“你分析得对喽!老彭,看来,我们是想到一起了,现在美军、英军和南朝鲜军队正越过‘三八线’向平壤接近,麦克阿瑟已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发出最后通牒,朝鲜处于危机时刻,金日成同志要求我国尽快派兵支援朝鲜人民军作战,当前出兵援朝已是关键时刻,如让敌人前进到鸭绿江边,后果不堪设想啊!”

“老毛,你分析得对,我们现在就是要和敌人抢时间,不能再举棋不定了。”

接着,毛泽东朗言直问:“你觉得,谁挂帅出征合适呢?”

彭德怀问道:“中央不是已经决定派林彪去吗?”

的确,早已集结于鸭绿江北岸的第38军、第39军、第40军、第42军,都是林彪过去指挥过的第四野战军部队,且林彪在东北工作多年,派林彪率军入朝是比较合适的。

1953年9月12日,彭德怀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24次会议上作抗美援朝工作报告。.jpg

1953年9月12日,彭德怀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24次会议上作抗美援朝工作报告

“前些日子,我和恩来、少奇、朱老总商量,一致意见是希望派林彪去,因为他对东北比较熟悉,可是征求他意见时,他说身体不好,每晚失眠,怕光、怕风、怕声音,不想接受这个任务。”毛泽东眉头紧锁,若有所思地说,“现在,这战火眼看着就烧到了家门口,我的意见,这副重担,还是你老彭来挑。我知道,这是一场比转战陕北更艰苦、更复杂的战争,你思想上可能还没有这个准备吧?”

彭德怀两道剑眉扬起,斩钉截铁地回答:“老毛,你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气,我服从中央的决定!”

毛泽东深感欣慰地说:“这我就放心了。现在美军已分路向‘三八线’冒进,我们要尽快出兵,争取主动。今天下午政治局继续开会,请你摆摆你的看法。”

10月5日下午,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两种意见依然交锋。在别人发完言后,彭德怀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说:“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烂了,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可是,如让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它要发动侵略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如让美军占领了朝鲜半岛,将来的问题更复杂,所以迟打不如早打。”

接着,毛泽东把中、苏、朝三国比喻为三驾马车,说:“这辆车是三匹马拉的,那两匹马执意向前跑,你又有什么办法呢?”正说着,师哲领着科瓦廖夫来了,毛泽东就离开会场到丰泽园去见苏联客人。大约20分钟后,毛泽东回到了会场,说:“你们看,果不其然,那两匹马一定要拉,我们不拉怎么得了!”

就这样,会议最后作出决定,由彭德怀率志愿军入朝作战。临危受命,彭德怀在会上的坚决态度,给聂荣臻留下了深刻印象。晚年,他在回忆录中写道:“彭德怀同志历来勇敢果断,中央决定他去指挥志愿军,他表示坚决执行命令。”

这天晚上,毛泽东留周恩来、彭德怀、高岗三人在家中共进晚餐,共同商议入朝作战的方案。

从10月2日至5日,中央开了三天的会议。习惯于上午睡觉,晚上工作的毛泽东,三天三夜没有睡觉。自1941年就在毛泽东身边的胡乔木回忆说:“我在毛泽东身边工作二十多年,记得有两件事是毛主席很难下决心的。一件是1946年我们准备同国民党彻底决裂;一件是1950年派志愿军入朝作战。对于打不打的问题,毛泽东也是左思右想,思之再三,煞费心血。”诚如聂荣臻所说,不是毛泽东好战,问题是美国已经打到我们的国境线上了,不打怎么办?之所以开这么多次的会议,足见这是一个多么艰难的抉择,又是一个多么民主的抉择!

唇亡则齿寒,户破则堂危。10月8日,在美军越过“三八线”大举北进以后,毛泽东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发布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任命彭德怀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艰难而又伟大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