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酸梅汤、炒红果和果子干儿

微信图片_20200928141846.jpg

近日,阅读网上的一篇文章,介绍老北京夏天的冷饮,其中谈到酸梅汤、炒红果和果子干儿。不禁也想聊上两句。

酸梅汤是夏季消暑的饮品。只是,在笔者青少年时期,好像除了汽水,没有什么能“拿来就喝”的饮料,酸梅汤也不例外。而走街串巷叫卖酸梅汤的小贩已经绝迹。可是,这也挡不住市民对酸梅汤的渴望。花上毛儿八分,到药铺抓上些乌梅,放入大茶壶,倒上滚开的水,再搁几把白糖,晾凉了就可以喝了。如果拿凉水镇一会儿,口感更好。那时候,日子虽然苦,但北京人那种自得其乐的洒脱就表现在对生活的追求上。

提起炒红果,不得不多说几句。

笔者小时候,不知道有炒红果,只记得有榅桲。虽然二者很相似,但还是有区别的。红果也叫山里红,用糖熬出来,就是炒红果。而榅桲比红果小,也没有红果那么圆。老北京所说的榅桲,就是用榅桲做的带汁儿的蜜饯。一般都是零打(卖)的,有点档次的副食店摆着玻璃罐,红红的、稠稠的。拿着小碗或者茶缸子,打上少许,过大年时,将大白菜心儿切成细丝码盘,淋上榅桲,甜甜的、凉凉的,是下酒醒酒的小菜。只是,榅桲不能过早地淋上,时间长了,白菜心儿就有一股子臭白菜味儿了。

榅桲很甜,不能白嘴儿吃,否则会齁儿得慌。

可能是先入为主的缘故吧,总觉得现在的炒红果没有以前的榅桲味道好。

为什么不做榅桲了呢,只能请教于商业系统的师傅们了。

至于果子干儿,也是老北京冬天的零食。

把柿饼撕成小块儿,用凉白开泡,盖上盖儿放到屋外面,半天时间就用干净家伙搅一搅,一二天柿饼就化成稠汤了,放上纯杏干(纯杏干已然在市场上难以寻觅,到农村赶集偶尔还能看到)、藕片。又甜又酸又凉又脆,围着火炉子来上一小碗,真是沁人心脾,痛快、舒服。只是过大年来了客人,凡是喝了酒的,都不上果子干儿。据说,柿子和酒相克,甚为遗憾。

有人说,果子干儿是老北京夏天的冷饮。笔者不敢苟同。您想想,柿饼、莲藕冬天才大量上市,大夏天的上哪儿淘换去。而且早先没有冰箱,柿饼泡在水里,一两天那还不得馊了。

为什么有人说,果子干儿是夏天的小吃呢。也许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反季节的东西出现了,一切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