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等一个人

这是一家咖啡屋的名字——等一个人。

听着就勾动了心弦,每个人的心里都曾等过一个人吧?等到的是幸福,是快乐;等不到的是伤感,是疼痛。于回忆来说,等到与等不到,都是不能轻易触摸的东西。

小店位于京郊东关南里小区南门东侧,很早就知道,却一直没有造访过。门面不大,招牌也不过是一杯咖啡,冒着两缕香气,黄色的行体吸塑字“等一个人”沿暗红色的外墙壁垂直镶下来。走过时总想,也许推门而入就走进了咖啡的香气里,走进一处安静的角落。那里应该有音乐,缓缓地流淌,从一杯咖啡到另一杯咖啡,从一盏灯到另一盏灯。那里可以有恋人窃窃私语,可以抱着一本书静静地读。当然,可以谁也不等,就自己玩味一杯咖啡,让时间慢下来也是怡然。

等,等谁来呢?是爱吧。两个人首先是内心的吸引,然后才盼着缩短现实中的距离。《诗经》开篇的《关雎》即有因等候一个人的爱而焦虑,而“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句子。等,也可以是爱情的忠贞,海枯石烂永不负心。《白蛇传》的主题曲是《千年等一回》,“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白娘子为爱冲破世俗的樊篱,而传为千古佳话。如今还会有人为了爱“等”吗?现实如此嬗变,会不会有人坚守童话般的爱情?等是一种牵挂,等是一种坚守,等是时光坚韧难绝的柔思。

进了三月,小店门前的那棵春桃便嫣嫣地开了。有人说,快去“等一个人”吧。那里真的很好。看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个“采花贼”递过手机,照片上一树繁花惹眼,有下午照的,有晚上照的,各有各的味道。忽然想起崔护的诗,“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如果这就是当年长安城外的那株桃花,那粉里透白的花瓣就是疼人的血珠了。那桃树的枝上不知何时,已被人系了许多红色的飘带,观字迹全是美好的祝福,美丽的心愿。

从小店门前经过时,我总是步履匆匆,似乎坐下来喝一杯是可有可无的安排,它和工作、学习比起来,是要排到最末的。与异性约,怕被熟人撞见惹无聊的调笑;与同性约,又怕被人诧异——何时变得这么小资?可见我早已跟自己打起了心性上的嘴架,本来很正当的事,因前怕狼后怕虎,而成了生活的禁地。但内心的好奇与向往还是让我推开了小店的大门,我约了自己,另一个奔忙的自己。

一杯“等一个人咖啡”,袅袅的香气在眼前飘散。“怦怦”跳动的心悄悄地平静下来。我看到主人在吧台里不紧不慢地忙着。周围是用纸艺屏风隔开的七个小间。小店的装修极简洁,每个小间里是一张桌子,两个沙发。一盏罩灯从露着水泥横梁的顶上垂下来。每个小间的墙壁上都有一个小小的置物格,上面摆着七八个泥塑或木雕或金属的小工艺品。倒是墙上的N次贴吸引了我的注意,细看之下,都是悄悄话,除了与爱情有关的,有人写:保证我的有机(化学)考过……还有人写:一个人刷夜好无聊……其它几面墙上也贴着这样的小纸片,俨然一面心事之墙。

音乐低低地,远远地响着,不吵不闹,正合我的心意。

旁边的小间里,四五个大学生支着电脑在忙什么创业方案;另一间的男生安安静静地敲着电脑;还有的在看书学习。哪有什么暧昧呀,分明就是一个自习室的样子。学子们一壶茶或一壶水就可以在这里消磨一天的时光。像我这样自己和自己的灵魂对话也未尝不可——

我设想“他”气喘吁吁地推门而入说,你走得太快了,我被你落得太远了。

我说,我知道啊。可是,我没办法等你。我要忙啊。

“他”说,三天前你在做什么?

我忽然觉得三天前的经历似乎是一片空白,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似乎每一天都忙忙碌碌却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转眼就是很多年。

“他”说,看看窗外吧。你看,花都开了,你还以为刚过年不久。苦苦菜都冒出来了,你还穿着棉衣?你知道河里的冰是什么时间融化的吗?你知道有多长时间没与老朋友联系了吗?你有多少天没有晒过太阳了呢?

“他”叹息一声说,我是你的灵魂呀?我希望你慢慢地走,慢慢地享受生活,不要把我落得太远呀。请你稍稍停下来,等等我吧。

咖啡的香,从舌尖到喉咙慢慢地浸润着,这里有微微的苦,一点点焦糊味,一点点奶油香,应该还有些糖,还有花香,有阳光,有三月的春风,蓝天,白云,有安宁……

窗外,是飞速旋转的世界,呼啸而过的车轮,匆匆奔过的脚步,而我闲坐在这个醉人的港湾里小憩了一会儿——我等到了,要等的那个人,哪怕只是小坐一会儿也是幸福。

华灯初上,小店里又是另一番梦幻的美。走出店来,晚风清凉,我看到满树桃花都盈盈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