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回眸波茨坦

今年是波茨坦会议召开75周年,这让我想起访问波茨坦会议旧址的往事。

波茨坦是德国勃兰登堡州首府,位于柏林西南面,离柏林约1小时火车车程。它昔日是普鲁士王室的重镇之一,有不少皇室建筑仍保存完好,古拙质朴的采西林霍夫宫与富丽堂皇的无忧宫,皆为历史名胜。而波茨坦会议旧址就在采西林霍夫宫。

采西林霍夫宫始建于1912年,竣工于1917年。是一座赭墙红瓦的英国乡村风格建筑,桁架结构。共有5个内院,176个房间,外观似朴实的乡间别墅,内部装修呈船舱风貌,雅致、低调、奢华。它面朝英式新花园中成片的绿荫,背对圣女湖。由德皇威廉二世为其儿子威廉皇储伉俪所建,以王储妃的名字命名。1945年2月,苏联红军接管了采西林霍夫宫。

1.jpg

正在修缮的采西林霍夫宫宫门

采西林霍夫宫是联合国的世界文化遗产,游客可以参观宫殿内的众多房间,包括普鲁士皇太子的私人房间。但它之所以名扬世界,并不仅仅因为这里曾住过德意志帝国末代王储、王储妃,而是因为这里曾召开过一个决定世界命运的会议——波茨坦会议。

75年前的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事于5月8日基本结束,东方战场也接近尾声。7月17日至8月2日,苏、美、英三国首脑斯大林、杜鲁门和丘吉尔(后为艾德礼),聚首采西林霍夫宫,谋求解决同盟国之间如何分享战争的胜利果实,以及战后和平安排等问题上出现的一些矛盾,史称波茨坦会议。

2.jpg

签订《波茨坦公告》的房屋

中国虽然没有参加波茨坦会议,但会议于7月26日通过的《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简称《波茨坦公告》),仍然是以中美英三国的共同宣言形式发布的(苏联随后宣布加入)。

《波茨坦公告》主要内容有:盟国将予日本以最后打击,直至停止抵抗;日本政府应立即宣布所有武装部队无条件投降;重申《开罗宣言》的条件必须实施,必须归还侵占的他国领土,划定了日本的主权范围;军队完全解除武装;战犯交付审判;日本不得保有可供重新武装作战的工业等13条。

值得一提的是,《波茨坦公告》第八条明确规定了日本合法领土范围:“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可以领有之小岛在内。”公告中的“吾人”是指签署公告的中、美、英三国,这意味着日本要控制任何“小岛屿”,必须得到三国的一致同意。由此可见,波茨坦公告,确认了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台湾必须归还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也不是日本的!

7月28日,丘吉尔在大选中失败下台,参加波茨坦会议为新上任首相艾德礼所代替。

8月2日,在采西林霍夫宫签订了有关处理战后德国原则的《苏英美三国波茨坦会议议定书》,会议决定了把德国和首都柏林一分为四:英占区、美占区、法占区和苏占区。从此东、西德国出现在欧洲版图上,直到上世纪90年代统一。从1961年到1989年矗立在王宫不远处的柏林墙,是波茨坦会议的一个间接结果,因此,也成为采西林霍夫宫历史的一部分。

波茨坦会议向法西斯势力升起了正义的旗帜,更重要的,是向法西斯势力发出了最后通牒,为二战后德国、欧洲乃至世界的新秩序奠定了基础。

进入采西林霍夫宫大拱门,首先见到的是地铺绿茵的圆形花坛,中间是由红色天竺葵组成的五角星,据说,它是当年波茨坦会议举行前夕,根据斯大林指示设计建成的,象征着胜利。正面三角形结构屋墙的主体建筑,是发布《波茨坦公告》和《苏英美三国波茨坦会议议定书》的会议厅所在处。

3.jpg

波茨坦会议场景

杜鲁门、丘吉尔、斯大林“三巨头”曾使用过的著名的“圆桌大厅”,约40平方米,有一张栎木大圆桌是当年开会时使用的原件,上面插着与会的苏、美、英三国国旗。绕桌分放三把大扶手椅,靠窗的一把为斯大林的座位,其余两把为杜鲁门和丘吉尔的座椅。每把扶手椅之间放着四把靠背椅,是与会的三国高级官员的位置。桌布、椅套、地毯都是红色的。墙上挂着三国首脑的大幅照片。厅的上部设有楼廊,是当时供各国记者采访用的新闻席。会议厅陈列柜内展示有波茨坦会议拟定的会议公报摹本,以及《苏英美三国波茨坦会议议定书》的原件。

但最初,日本并不接受《波茨坦公告》。因而,在8月6日和9日,美国先后在日本广岛和长崎各投下一枚原子弹;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9日出兵中国东北和朝鲜北部;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结束;9月2日,日本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并承诺履行《波茨坦公告》各项规定。 波茨坦会议加速了日本的投降,最终结束了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

对于二战,德国公开承认罪行并请求宽恕,严格遵守领土、赔偿等战后协定,法律规定不能宣扬希特勒的言行,学校也教育学生正确对待历史。1970年,首任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向犹太人的墓碑下跪,史称“华沙之跪”,表明了德国政府对犹太人死难者的忏悔。 在首都柏林建有犹太人屠杀纪念碑群,政府官员和学生都会参观。而在采西林霍夫宫,除了开放着波茨坦会议旧址外,今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75周年之际,还举行了一系列纪念活动。实地及在网站上推出“波茨坦会议1945——世界新秩序”专题展览。特地展出了斯大林画像、丘吉尔戴过的巴拿马草帽等物品,还专门开辟了介绍中国抗日战争的展区,展出了包括《拉贝日记》在内的若干重要历史文物。

4.jpg

宫殿早餐室

然而,国际风云云波诡谲,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轻描淡写地提到日本在战争中给中国“添了麻烦”;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国会辩论中也曾拒绝明确承认《波茨坦公告》对日本侵略战争的定性,今年9月19日卸任后,他还前往“靖国神社”参拜;本来很清楚的钓鱼岛问题, 日本政府宣布对其实行“国有化”。明明是缺乏法律根据的,却要走在背离《波茨坦公告》的路上;原来的同盟国,有的也在助纣为虐。如今,作为战败国的德国,已经重获统一;而作为战胜国,中国却仍然需要为波茨坦会议确认的中国统一原则继续奋斗。现实,由不得令人心情沉重。

回望《波茨坦公告》,其现实意义不止于史海钩沉,更重要的是捍卫正义与和平。正因为如此,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江泽民、朱镕基、温家宝等都曾在访问德国时,把参观波茨坦会议旧址作为重要行程,详细听取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有关将台湾归还给中国的《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情况介绍。我们只有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才能避免历史悲剧重演,才能不枉人类付出的巨大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