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长岛秋话

微信图片_20200928141835.jpg

长岛,不是一个岛,是一群岛——长山列岛,南起山东蓬莱,北至辽宁大连,东边隔海与日、韩相望。总共32个岛屿、66处明礁和8700平方千米的海域面积;这里,古为莱夷之地,是登州入渤海道的重要驿站;清代以“庙岛群岛”之名嵌入国际版图。

“平海茫茫接太空,画栏凭处地形穷。风波谁道三韩隔?舟楫从来万里通。竹岛微茫残照外,蓬山想象彩云中。临风忽起乡关念,归棹何时与子同?”

除去“乡关”与“归棹”,我们采风的季节、路线,乃至所见景物,几乎与390年前这位朝鲜冬至使(高用厚)相同:先游蓬莱阁,远眺群屿,隐约可见烟波之中的大小竹山岛……从蓬莱客运码头乘船至长岛县城——南长山岛,只有30分钟航程,每隔半小时就开一班船,人车同渡,很是便捷,且坐在船上绝不寂寥,每当客轮启航,必有成群海鸥伴渡,愉快争食客人撒向半空的各类食物。

观鸥兴未尽,位于群岛最南、也是面积最大(12.8平方公里,岛岸线长20.02公里)的南长山岛已渐渐展露玉容,最先入眼者乃山顶一架架白色的风能发电机,据说,此地全年有效风能时间2300小时,是全国三大风场之一。 

只见红日西斜,已是下午三四点钟的光景,疾往位于岛南端的林海公园。

林海公园实为一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临碧波万顷的黄、渤海;北负山峦峻拔的千亩松涛。林之深处花荫蔽日,空气润泽,每一口呼吸,都是青草的芳香。步履涉处,不知名的鸟们“啁啾”着,拍打翎羽瞬间飞向远方。据说,该景区内生长着780余种植物,每年有300多类、大约10万只候鸟打此路过或栖息……

入园路径是一条长长的木栈道,顺山势及海岸屈曲盘桓,似一条探水长龙静卧天海间。由于长岛的旅游旺季已过,此时静静的,没有其他游客,唯海浪拍打礁石的壮观。礁石上千姿百态栩栩天成:深情凝眸的鸳鸯、憨态威武的巨蛙、强壮灵动的奔牛……岁月静好,秋意安详,海滨夕阳散布着粼粼金光,光束穿透乱云,沐浴远方的渔舟点点。天空由远及近,是蔚蓝、深青、金黄、亮白和嫩嫩的玫瑰粉色……

微信图片_20200928141832.jpg

登高眺远时,红日已西斜,西南东北走向的黄、渤海分界线――长山尾,苍莽壮观:二水相击处,黄海深青,渤海湛蓝,海风激荡起浪涛,分界线却犹然清晰可辨。正南,烟岚缥缈处,那一片隐隐约约的黛色,竟然就是蓬莱!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蓬莱、瀛洲、方丈之名据传始于秦代。那时候,始皇帝被臣民们山呼“万岁”的呐喊震昏了脑袋,飘飘然拥出阿房宫,东寻长生不老之药去者,到得山东登丹崖山顶向北一望,但见云蒸雾绕,天海苍茫,一神秘岛屿在烟霞之中时隐时现。来自黄土高坡的“天下第一人”顿时龙心大动:“此乃何处?!”

“此乃仙山!” 一方士赶紧向前答话。

“仙山何名?”

方士一时傻眼,慌乱中忽见山坡一蓬藜草(古称莱),顺口答:“仙山名蓬莱”。

实际上,早在先秦时代,庙岛群岛已经被开发:春秋时,它是齐国“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及至秦汉,成为中国与朝鲜半岛文化交流和海上贸易的重要基地……    

公元前219年,徐福首次寻药未果;9年后,秦始皇再“遣振男女三千人,资之五谷种种百工而行”,而这次“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史记·淮南衡山列传》)。老徐就这么充分利用始皇帝的求生欲,实现了自己“海外大移民”的宏伟抱负。可知,再了不起的大人物(哪怕是皇上)只要心升贪欲,也都难免上当受骗的悲惨结局!

但是,司马迁在《史记》中并未具体说明徐福所到的“平原广泽”在哪,给后人留下了千古谜团。近年,中日韩三国学者从考古、航海、民俗学等方面进行考证,基本达成共识:船队从山东半岛启程,经庙岛群岛至辽东半岛,再沿海岸行船到朝鲜半岛南部,然后南下抵达日本列岛。徐福渡海移民,是人类航海史上的伟大创举,它比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早了1700多年,而成就此壮举,依托的是庙岛群岛这一天然的海上安全通道。

看海归来,有幸享用传说中的长岛海鲜宴:清蒸栉孔扇贝、光棘球海胆;清煮八爪鱼、刺参、大青虾;清炒鲍螺肉;家常炖鱼;皱纹盘鲍;以及各类海鲜水饺,就连汤面都是用新鲜海蛎子煮的!其鲜其美,绝胜在日本吃的那些高价海鲜。据说,长岛原产的藻、贝、鱼虾类海产品竟达217种之多。

次晨,驱车前往北长山岛。北岛与南岛相距不远,二者之间一桥飞架,岛上有月牙湾、九丈崖、望夫礁公园等景观。望夫礁乃海滨一天然礁石,状似头戴围巾、怀抱婴儿的渔家妇女,传说有年腊月二十八,一位渔夫为生活所迫出海,遭遇风浪;其妻怀抱尚未满月的孩子站在海边等待。后来,丈夫始终未归,妻儿站成了石头……

微信图片_20200928141826.jpg

这一悲凄故事,让我想到距此不远的庙岛。在这片海域中,庙岛虽小但因仙而名,岛上的显应宫乃我国北方最具影响力的妈祖官庙,与福建湄洲妈祖庙并称为“南北祖庭”。据《长岛县志》记载:1949年以前,该县10个住有居民的岛上,共存各类庙宇120座;后来,经过漫长反封建迷信的历史进程,渐渐都已消失,唯妈祖庙,常年香火不断。庙岛妈祖像最初由福建船民带来供奉,北宋宣和四年(1122年)正式建庙。烟台开埠前,长岛作为登州外港,一直是中国南北物资交流的重要中转地。清咸丰五年(1855年)九月,运载皇粮的船队在这片海域遭遇风浪,得“娘娘”护佑化险为夷,皇帝为此亲笔题写匾额“神功济运”……

经过历代皇帝的四次褒封,妈祖的神格从夫人、妃、神妃升到了天后圣母,但长岛的渔民依然亲切地称其“海神娘娘”。 如今,每逢元宵节和妈祖生日,“海神娘娘”的道场仍旧万余人朝拜,渔民们不会忘记,在那个曾经的风帆时代,是“娘娘”的力量支撑着他们脆弱的生命,给他们降风搏浪的勇气!记住恩人,是中国百姓的善良的本性。

因时间关系,此行不得不舍弃包括庙岛在内一些颇向往的地方,如:长山岛北数十海里处有一砣矶岛,砣矶古名鼉矶,鼉是扬子鳄;矶为水边突出的岩石或石滩。从卫星图上看,该岛确似一条鳄鱼静卧于万顷碧波。鼉矶岛自宋代始出产一种名为雪浪的鲁砚,乾隆《大清一统志》上有载:鼉矶岛“产美石为砚”。更难得的是,小岛至今保留着原始、淳朴的渔村风貌,居民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登上回程的渡船,海风已有习习凉意,鸥鸟依旧,山顶上的“风机”已开始缓缓旋转,庙岛的秋天,明澈、清幽,若少年时梦中的神话。再见,下一次,相约砣矶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