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爸爸福饼

父亲节前两天,女儿给我一张A4纸,说:“您有时在西四上班,离稻香村第十门市部挺近的。这是我打印的自取单,一盒‘爸爸福饼’。”

爸爸福饼?爱吃点心、常进稻香村门市的我,一时愣住了:何时冒出来的?从来没看见过、听说过啊!

取饼的时候,一男一女两位年轻店员说:“我们店新推出的,挺精致。从网上订便宜。女儿团的吧?儿子没这个细心,不过给老丈人订倒有可能。儿媳妇不好意思,那上面印着五个字:爸爸我爱您。”我两眼湿润了。

女儿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工作稳定,收入尚可。由于身体的原因,还未成家,与我和老伴儿相依为命,过着简单、宽裕的日子。

24岁时,她大病一场,那病不好根治,是难题,人类还没攻克。躺在协和医院的病床上,她对探望她的叔叔阿姨们说:“您们甭来看我,多劝劝我爸爸,他比我着急、难受。”

当时我不在场。朋友们转告我,我泪流满面,心如刀绞。

最严重时,她被转入了危重病房。大把大把吃药,白天黑夜的打吊针,有些扛不住了。她不想治了。看护她的我表妹说:“别让你爸爸着急了,啊?”她马上接过药,一把扔进嘴里,水都没用,一扬脖咽了下去。后来,她对我说:“爸,我一切都是为了您啊。”

我跑出病房,在楼道里大把地流泪。强忍着,不敢出声,生怕女儿听到我的心痛……

多少年过去了。虽然还离不开药,但能正常工作。她乐观向上,热心助人。虽说自己婚姻无望,却撮合成了好几个同事、同学的终身大事。

知我节俭、惧内,她总说:“甭心疼钱,该花就花。甭全交给我妈,得有‘小金库’。您朋友多,别老让人家做东。手头紧了,开我抽屉,随便抻……”

知我爱看电影,又总嫌票贵,就从网上为我订票,一订就是一二十张。紫光、东宫、星美、长虹、奥斯卡、华谊兄弟、北京剧院……几年来,我转了京城不少影院,大过其瘾。

知我喜欢清静,又好抓工夫读书看报爬格子,便掏钱报团,张罗旅伴,让爱唠叨、总挑剔的老伴儿出门旅游。几年来,目不识丁的她妈妈,不仅转了国内许多地方,包括香港、澳门,还到了朝鲜、韩国、日本、越南、柬埔寨等不少国家,有的还不只一次。

女儿常给我上课:岁数大了,别太累了。夏天时包里要带两瓶水。冬天时要多穿点,给您买的衣服不是收藏品。在外吃饭甭太抠门儿,又不缺钱,点俩好菜。该睡觉就睡,别点灯熬油的老码字,不是打击您积极性,再努力,诺贝尔奖也没戏……

爸爸福饼果然好吃,冰沙五仁馅,细腻松软,香甜可口。我慢慢地咀嚼着,细细地品味着。一幕幕场景在眼前转悠,一句句话语在耳边晃荡,一团团感动在心里翻腾……爸爸福饼,爸爸有福!

亲情是琐碎的、絮叨的,有着太多的细节、太多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