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爱国侨领黄乃裳与“新福州”

QQͼƬ20200811095831.jpg

2020年6月18日,首部以近代杰出爱国侨领、民主革命家黄乃裳传奇人生为原型的华侨传记题材影片《诗巫风云》于福建闽清正式开机。该片讲述了黄乃裳一生志在报国,在革命和拓荒两大事业上所取得的辉煌成就。黄乃裳曾说:“非革命不足以救亡,非拓殖不足以聚众。”特别是他带领同乡远涉重洋,拓荒开垦,创建了蜚声海外的沙捞越诗巫“新福州”垦场,为福建华侨的海外创业故事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开创了中国大批移民越洋垦荒的先河。据悉,影片将在2021年上映,作为黄乃裳与福州十邑同乡开垦马来西亚诗巫120周年的献礼。

黄乃裳1849年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闽清县六都湖峰(今坂东镇湖头村),清光绪举人。1898年,黄乃裳同康有为、梁启超等人一同发起了维新变法。就在变法刚过百日之际,慈禧发动了“戊戌政变”,囚禁光绪皇帝,逮捕维新人士,他被列进要拘捕的200名维新分子黑名单中的第11名,处境艰危。康、梁二人逃亡日本,黄乃裳在慈禧通缉之下,被迫乘船赴上海避难,旋即回到福建。寄望清廷施行新政、振兴中华的幻想完全破灭,黄乃裳没有选择避世隐逸,又赶赴兴化操办盐务。在直面接触社会现实后,他真切地耳闻目睹了民间疾苦,慨然喟叹:“闽地苦瘠,丰年亦不足食,乡曲贫民,终岁啖红薯十室而九。”为逃避慈禧的魔爪,更为了给贫苦的乡亲找到一条活路,他决计“往南洋群岛,觅一地旷人稀之处,可容数百万人以业农者,为桑梓穷无聊赖同胞辟一生活路径,不至槁饿而死……”黄乃裳决定组织移民,到南洋建设一个理想王国,实际上是将康有为提出移民海外,“为恢复中原之地,以保吾黄种之族也”的战略思想付诸实践的,也是效法昔日孔子“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的志向。

1899年9月,黄乃裳举家远涉重洋来到新加坡,住在女婿林文庆家里,并担任《星报》主笔。在此期间,黄乃裳开始实施他宏大的觅地拓荒计划——历经千辛万苦,到马来亚、苏门答腊、荷属东印度群岛等地勘察……尽管陆续花费了半年时间,却仍未找到一块适宜的移民之地。

1900年4月,黄乃裳前往英属沙捞越,沿拉让江流域上行200里,对江畔的诗巫地区进行了为期13天的实地考察。沙捞越位于世界第三大岛——婆罗洲(加里曼丹岛)西北部,是一个面积约12万平方公里的小岛国。黄乃裳惊喜地发现,诗巫仍处于原始蛮荒时代,这里气候湿润、丛林繁茂、土壤肥沃,地广人稀,土著不多,且有灌溉舟楫之便,遂选定这里为垦荒创业之地。

沙捞越原属文莱苏丹管辖。1841年,文莱苏丹把沙捞越拱手让给英国冒险家詹姆斯·布鲁克,并封布鲁克为“拉者”(国王之意)。经当地侨领王长水介绍,黄乃裳谒见了沙捞越第二代拉者查理斯·布鲁克。此时沙捞越正推行移民政策,即“港主制”,委任牵头人为一片区域的代表,负责组织移民对土地进行开发。查理斯·布鲁克欢迎华人来垦荒,黄乃裳被任命为诗巫“港主”,拥有了诗巫的垦殖权,选定今日诗巫郊区新珠山为垦区(垦区在拉让江两岸,右起船溪美禄到罗马湾,左起亚山港到开汊港为止)。双方签订了农垦条约17条,垦约规定:沙捞越英政府贷款给中国移民,贷款在六年内偿还;沙英政府准许移民在诗巫拉让江两岸垦种,每一成年人三英亩,20年内免税,期满后,一英亩年纳税一角;政府如果要征用移民耕地,必须按地价收购,以补偿损失。垦约第13条写明:“不准任何人在垦场内开赌”,“至于鸦片,不准外人在垦场内售卖”。这一条款打破了一个恶例:历来南洋地区的大垦场主都必然在垦场内开赌场,牟取不义之财。垦约还规定“待吾农人与英人一例,所垦之地有九百九十九年之权利;吾农有往来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设立公司商业自由,购买枪械自由,航业自由诸权利;无纳丁税、无服公役、无当兵义务……”孙中山先生誉此条约为当时中国对外签订的第一个平等条约。 

timg.jpg

1900年5月,黄乃裳将诗巫命名为“新福州”,即福州人在诗巫的发祥地。黄乃裳前后两次共向拉者借贷4万元,建6间“亚答厝”(用树叶、树皮搭建的简陋草房)于新珠山,作为未来垦民的住处。接下来,黄乃裳数度回国,招募乡民到此开垦移居。从1901年2月到1902年6月,黄乃裳在闽侯、闽清、永泰、古田、屏南、福清等县邑招募以农民为主,包括手工业工人、商人、医生、牧师等各种人才共计1118人,组成垦殖团体,分三批来到诗巫。

诗巫“新福州”创建之初,垦民生活异常艰辛,劳动条件极为恶劣。垦民睡在“亚答厝”大通铺上,炊具简单,甚至有两三家合用一釜的。黄乃裳以身作则,和垦民“食与共席,睡与同榻,凡平生所未尝之苦楚,无弗尽尝”。垦民不仅要吃瓜豆、芋头和木薯,要开垦古木横陈、荆棘丛生的处女地,要驱赶出没无忌的毒蛇猛兽,还要经受水土不服的严峻考验。诗巫地处赤道,面对大洋,湿热异常,山岚瘴气严重。人人每天都要冲洗凉水澡三四次,不可午睡。少冲凉水澡或不慎午睡,轻者热病缠身,重者丧命。据统计,从1901年2月至1903年5月,在“新福州”垦场因痢疾、霍乱、热病、过劳不治、失足溺水而亡者达71人。当时垦场流行着“今天去埋人,明天给人埋”之语,其艰苦状况可见一斑。黄乃裳眼见有的同胞因病去世无法医治,痛心不已,便着手建设医院设施,以保障大家的健康。最终,他带领垦民战胜了流行的瘟疫、 恶劣的气候和凶猛的野兽虫蛇。

垦荒起初,垦民使用从中国带来的犁、耙等农具,冒着热带雨林湿热的瘴气,垦荒种植,先是种上了蔬菜、番薯、木薯、玉米、芋瓜、稻谷等速生作物,后来成功养起了牛、羊、猪、鸡、鸭等牲畜,接着,又成功引种了橡胶、胡椒以及油棕、可可等。因垦场经营困难,黄乃裳在新珠山、上坡、下坡、黄师来、南村等各垦场收取十分之一的捐来维持经营。为了让大家能感受到虽然身处“新福州”,但其实就是在福州的归属感,不仅建立一个仅供福州人使用的“新福州垦场公司”,专门出售日用品,还陆续建起理发室、打铁场、木工厂、福州会馆等,另外,他还积极兴建子弟学校和基督教堂,使垦荒事业得以井然有序的发展。 

 风风雨雨,五个春秋过去,在黄乃裳“冒险艰、糜金钱、竭心力,任劳怨”的苦心经营下,诗巫新福州垦地初具规模,一改往日萧条荒凉,充满生机活力,呈现着蓬勃向上的新景象。《沙捞越宪报》于1903年1月写道:“在拉让江流域‘新福州’垦场,继续发展之情形甚佳,其田园皆井井有条,一望而知其出自著名于世之中华农人之手也。”但由于长期劳碌奔波,积劳成疾,黄乃裳得了严重胃病,一旦发作,疼得一两个月吃不下饭,每天仅以几片面包,一杯牛奶,几只香蕉充饥。有一回,他胃病复发,疼得异常厉害,心想:这回恐怕要去见上帝了。他回想起自己几十年来的坎坷生涯,不禁感慨万千,于是,吩咐人去拿纸笔。大家以为他要写遗书,黄乃裳却说:“我一身奉行‘三不主义’,一不买田,二不存款,三不盖房,遗产全无,写何遗嘱?要说遗嘱,我的遗产就是垦地,都是大家的……”说罢作联自挽:

平生所愿事多违,差幸闻道壮年,天若有心,期尽藐躬分内事;

故土久愁人太满,远辟殖民小局,我虽撒手,仍留余地后来人。

这一次,死神只是与黄乃裳擦肩而过,所幸两个月后痊愈。但垦场经营却日趋惨淡,加上当年黄乃裳曾向沙捞越当局借了4万元给大家当船费,此际,当局加紧向他索还债款,垦场资金一时周转不畅,他只得申请延迟还贷。当局要挟他:延迟还贷得有条件,不能再反对当局在垦场内设赌场、卖鸦片。他听罢拍案而起:“我黄乃裳就是杀头剥皮,也不愿看着自己的同胞沦为赌钱鬼、鸦片虫!”因触怒了沙捞越政府,他被当局驱逐。就此,黄乃裳将“新福州”的管理权移交给美国牧师富雅各,告别了自己苦心经营五年的垦场,离开了沙捞越,回国继续投入革命。

黄乃裳虽然离开了,但诗巫这座“新福州”并没有因此衰败,富雅各牧师秉承黄乃裳艰苦创业的精神,继续带领垦民垦殖,并引进香蕉种植,使得诗巫的经济逐步繁荣起来,并源源不断地从祖国吸引来大批华侨新垦民。广东三水县邓恭叔仿效“新福州”垦场,也在诗巫上游处建立了“新广东农业公司”,俗称“广东芭”垦场。10年之后,又有诗巫“兴化芭”垦场及马来半岛的实天县垦场相继创建。被誉为“垦荒之父”的林称美牧师也为实兆远带来了 500 余名福州乡民。如今的诗巫,已成为马来西亚沙捞越州第二大城市,年创收GDP高达百亿元人民币。在黄乃裳艰苦创业精神的感召下,诗巫的福州族群也日益繁衍壮大,至今,生活在诗巫的人口约30万,80%是华人,而福州籍的华人又占了华人当中的80%,多是当年“新福州”垦农的第三代、第四代甚至第五代。他们讲福州方言,看闽剧,过福州传统民间节日,婚丧喜庆、饮食、服饰等生活习惯、宗教信仰,也一如福州故土。坚守着来自原乡的文化传统,俨然是一座实实在在的中国城。   

黄乃裳开辟诗巫“新福州”后,福州十邑以及闽南、广东一带便有一批又一批的中国人争相效仿前往南洋垦荒创业。据统计,20世纪90年代中期,仅在马来西亚就有华侨华人600多万人,约占该国国民的    ,并占全世界旅外华侨华人的    ,左右。台湾学者龙应台谈到黄乃裳时,不禁感叹:黄乃裳的移民开垦堪比美国开国史。

黄乃裳不仅将侨居的诗巫从蛮荒之地变成了繁荣的市镇,对祖国也做出了突出贡献。回国后他随即投身于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1906年加入同盟会;1907年参与策划潮州黄冈起义;福建军政府成立初期,他一度出任交通司长兼筹饷局总办;1920年应孙中山之邀,赴广州就任大元帅府高等顾问……1924年7月,他因肝病回乡休养,同年9月22日,病逝于闽清城关梅城镇,终年75岁。他用一生践行了自己的铭言:“矢志尽我余生,抱利他主义,至于入墓之日,不敢偷活苟且”。

黄乃裳越洋垦荒的伟大创举和业绩,备受东南亚华侨华人的尊崇,时至今日,当地华人仍称其为“港主”。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华侨领袖,后人将诗巫的一条街道和一所学校以他的名字命名,并建立了黄乃裳纪念公园和黄乃裳纪念碑。

家乡人民也十分感念黄乃裳,民国初期,福州台江万寿街也命名为“乃裳路”;闽清县城,及黄乃裳故居六都湖头等地,都修建了黄乃裳纪念馆,塑了黄乃裳半身和全身立像;而湖头街也更名为“乃裳街”;黄乃裳、黄乃模兄弟陵园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据悉,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1991年在担任中共福州市委书记期间,曾出席黄乃裳开垦“新福州”90周年纪念活动,高度称赞“黄乃裳先生不愧为华侨的楷模,他代表着华侨的大多数,他的品德是华侨中最宝贵的财富。黄乃裳先生是华侨的骄傲,也是整个中华民族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