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杂志内容

梦想在荆棘中绽放

1

020年初夏时节,走进四川省乐山市峨边彝族自治县勒乌乡,在葱茏绿树的掩映中,一个小院格外引人注目。小院真的很小,但干净、整洁和静谧。逼仄的门口竖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发热病人专用通道。抬眼望去,房子顶上写着6个大字——勒乌乡卫生院。在阳光照耀下,6个大字散发出6道光芒,温暖着整个勒乌乡大地,以及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

海拔高、条件苦、人才缺,且只有一个执业医师资格证书的勒乌乡卫生院,却守卫着6个行政村、5000多人的健康,服务半径达到43公里。尽管服务人数多,辐射面积广,工作任务重,但这个被青山绿水环抱的卫生院,却是勒乌乡人民身心健康最有力的保障。

说起勒乌乡卫生院,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个人,他就是院长进克阿龙。


2


1979年12月30日出生的进克阿龙,差两天就算得上“80后”。“80后”早已成为社会中坚力量,在各行各业挥洒着才能。进克阿龙也一样,作为卫生院唯一一个拥有执业医师资格证的人,他带领着卫生院所有医务工作人员,兢兢业业、夜以继日、风雨兼程地为全乡人民服务。

勒乌乡勒乌村1组,进克阿龙在入户开展家庭医生服务团队签约服务工作。(摄影:欧罗妹妹).jpg

在勒乌乡勒乌村1组,进克阿龙在入户开展家庭医生服务团队签约服务工作。      摄影/欧罗妹妹

刚满40岁的进克阿龙,敦厚踏实,头脑清醒,雷厉风行,三句话不离一个医生的专业知识和道德良知。人们常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进克阿龙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谦逊低调,勤奋好学,人生的每一步都走得踏踏实实。

是什么原因让进克阿龙从小就想当一名医生?答案是父亲。

人食五谷杂粮,哪里可能不生病。但是,进克阿龙的父亲身体特别差,一年四季都被各种病痛纠缠。在他的记忆中,父亲总是在治病,总是在吃药。并不宽敞的家里,弥漫着各种药的味道。进克阿龙家的收入本来就微薄,父亲每年所需的医药费成了沉重的负担,但又必须治疗。看到父亲难受的样子,年幼的进克阿龙心里十分焦虑、难过,他总是琢磨着如何才能减轻父亲的痛苦。从那时候起,他就在心底悄然播下了梦想的种子,决定长大后一定要学医,用所学的知识,为像父亲一样深受疾病困扰又缺钱治疗的老百姓服务,用最小的代价解除疾病给他们带来的痛苦。

那个年代,好好读书几乎是农村孩子唯一的出路。但是,很多人又因为贫穷失去了上学的机会。进克阿龙的童年伙伴中,很多人年少就辍学了,在家跟着父母种地。进克阿龙不一样,他明白将来要想成为医生,就必须上学读书。

勒乌乡余坪2组,有身患重大疾病的奶奶和一个11岁的孤儿相依为命,进克阿龙在2019年的彝族年给他们送药和衣服。(摄影:洛子晓英).jpg

在勒乌乡余坪2组,有身患重大疾病的奶奶和一个11岁的孤儿相依为命,进克阿龙在2019年的彝族年给他们送去药品和衣服。                                        摄影/洛子晓英

带着成为医生的梦想,带着全家人的期望,进克阿龙开始了求学之路。1997年9月,十年寒窗苦读后,进克阿龙完成了成为医生这个梦想的第一步——进入乐山卫生学校学习。进克阿龙在乐山卫生学校一学就是4年,于2001年7月毕业。

进克阿龙出生在峨边彝族自治县金岩乡热水村1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在家中排行第三,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是农民。从乐山卫生学校毕业后,进克阿龙没有找到工作。当时,学校没有安排就业,他也没有获得考试和应聘机会。无奈之下,他只得回到农村家里,与哥哥姐姐一样,帮着父母干农活。早出晚归,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田间地头的活儿很苦,但进克阿龙的心里更苦。父母千辛万苦把他培养成材,如今却没有找到工作;自己学得一身医学知识,却无用武之地。还有父老乡亲们那一双双渴求的眼神,无不成为进克阿龙胸中的块垒。但是,他告诉自己,耐心地等待那个时机的到来。只不过,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4年。

2005年,进克阿龙守得云开见月明,早年播下的梦想种子,终于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这一年5月,他通过公开考试,以优秀的成绩进入峨边彝族自治县哈曲乡卫生院工作,迎来了命运的转折。


3


唯有付出,才有收获。

从一名普通医务工作者成长为院长,进克阿龙只用了2年时间。2007年,他开始担任哈曲乡卫生院院长;2011年,他调至勒乌乡卫生院担任院长,一干就是9年。从2005年到2020年,进克阿龙在医院工作已经整整15年。

担任卫生院院长后,进克阿龙更忙了。除了会诊、手术等,他还要负责卫生院的日常管理。但是,他感到无比充实、满足,颇有成就感。对此,进克阿龙说:“我觉得当一个医生,最大的满足感就是把患者的病情控制了,或者把患者的病彻底治好后的那种成就感,是从事其它职业无法获得的。救死扶伤是白衣天使的天责,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临床的繁忙工作会麻木我的神经,但作为医生,做出正确的诊断,治愈一个病人,悟出一个观点,完成一次会诊,都可以产生满足感。”

勒乌乡甲挖村4组,进克阿龙在入户给从武汉打工返乡人员和同屋居住人员进行每天两次的体温检测等工作。(摄影:克惹达公).jpg

在勒乌乡甲挖村4组,进克阿龙在入户给从武汉打工返乡人员和同屋居住人员进行每天两次的体温检测等工作。                                                     摄影/克惹达公

的确,消除病人的痛苦,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对医生来说是最大的快乐和满足。这些年来,进克阿龙救死扶伤的故事有很多。每一个故事背后,都有他辛勤的付出,专业的知识,以及一颗医者必须拥有的仁心。

2012年春节,当人们都在与亲人团聚时,进克阿龙却和卫生院一名医务人员在值班。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日子,他很想回去陪伴家人,但作为院长必须以身作则,恪尽职守,站好每一岗。由于当时气温实在太低,已经达到零下十几度,道路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这样的冰雪道路,最容易导致交通事故。不巧的是,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的晚上,连续发生了两起交通事故,死了几个人,重伤十几个人。连续2个晚上,进克阿龙都奔波在风雪之中,在院外实施急救。天亮后,他又带着一身疲惫继续上班,完全是“白加黑”不间断工作。当时情况危急,加之风雪交加,进克阿龙摔倒了好几次,全身多处都是软组织伤,但一想到成功救护了伤员,所有的疲倦和疼痛都烟消云散了。对此,他认为:“值得”。

在进克阿龙的职业生涯中,这样的故事有很多。

当然,作为乡镇卫生院,除了治疗病人外,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开展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和健康扶贫工作。这个工作量非常大。但是,进克阿龙和全院医务人员不畏艰难,迎难而上。最终,勒乌乡的健康扶贫工作,圆满完成各项工作目标任务,受到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肯定。


4


为了守护一方百姓的健康,进克阿龙数十年如一日,一心扑在工作上,根本无暇照顾家庭。他的妻子在农村务农,两个孩子在县城读书。大儿子正在读小学,小儿子还上幼儿园。进克阿龙无法给两个孩子最好的陪伴,对此他心生歉意,但又无能为力。作为一名党员,作为一院之长,他明白必须舍小家、顾大家。既然选择了从医这项事业,就应时刻把百姓的健康安危装在心里。他很清楚,为了解除大家的困难,必须先攻克自己的困难。

让进克阿龙感到欣慰和心安的是,家人对他埋首事业非常理解,并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包括体弱多病的父亲。

从某种意义讲,是父亲促使进克阿龙选择了成为一名医生。但是,当父亲重病在床时,他却没有机会发挥自己的才能为父亲治疗。甚至,在父亲即将离开人世时,他也没有时间好好陪伴。

2020年1月24日,进克阿龙的父亲生了一场重病,在峨边彝族自治县中医院住院治疗。6天时间过去,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进一步恶化。随后,父亲转院至峨边彝族自治县人民医院。转院后,医院多次发出病危通知。可是,进克阿龙一直坚守工作岗位,没有时间见父亲一面。那段时间,他太忙了。他总是告诉自己,等忙过这一段就去看父亲。可是,他却一天都没有轻松下来。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来到2月19日,进克阿龙还没有来得及看望父亲,却等来了父亲去世的消息。

当时,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正在侵袭着人类,打乱了所有人平静祥和的生活。大家都待在家里,避免人群聚集。这是普通人避免感染病毒最好的方式。但是,抗击疫情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医生当仁不让地冲锋在前。作为卫生院院长,进克阿龙是勒乌乡抗击疫情的逆行者,是勒乌乡卫生院抗击疫情的指挥者。

事实上,在父亲生重病前三天,也就是2020年1月21日,勒乌乡卫生院便启动了新冠肺炎防控工作。

6个行政村,5000多人,方圆43公里的范围,地广人稀对疫情防控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但是,进克阿龙带领的勒乌乡卫生院,出色地完成了工作,取得了“防疫抗疫”的胜利,受到了上级部门和老百姓的肯定和表扬。

在进克阿龙的心中,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永远高于一切。面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他顾不了家庭和妻儿,甚至父亲去世时也无法分身。不过,他相信父亲会理解他和支持他。进克阿龙是党员,父亲也是党员。

父亲去世后,没人的时候,进克阿龙会一个人悄悄流泪。对于父亲,他感到万般不舍和深深愧疚。进克阿龙说:“父亲就这样去世了,我不后悔坚守在工作岗位没有去陪伴他,因为我是勒乌乡卫生院的支柱,我的医务人员需要我。关键时刻,我不会退缩,不会抛弃他们。否则,我对不起拥护我、爱戴我的人民群众和栽培我的党和组织。”

在父亲生命最后的时刻,没能好好陪伴的进克阿龙,要带着父亲的期望,坚强生活、努力工作,永远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