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方志敏在葛源

3cb5-hwsffza3867520.jpg

横峰,在江西东北,上饶辖属。历史上的“横峰窑”,与景德镇齐名。亦为名小吃之乡,地土含矿物质,故菜蔬皆富营养。比如,品尝了仅此地特产白玉豆,俗称花豆,据说只在当地的河谷一带才能种植,味鲜美,因较难种植,产量低,价格在当地贵于猪肉。不过,今天当地的农民靠它致富,也足令人欣喜。

横峰是方志敏创建的闽浙皖赣根据地,为土地革命时期六大根据地之一。当年横峰人口只有六万,而参加红军的竟达两万人,很多很多的年轻战士血碧沃土,英灵不昧。去年是方志敏诞辰120周年,我去横峰参加“方志敏文学奖”评奖,得以亲炙这块英雄的土地,更得以了解方志敏令人感动的点点滴滴。方志敏是与瞿秋白同有文人气质和信仰情操的人杰,是殊令人景仰的先烈。

步履匆匆,闽浙皖赣根据地的首府葛源不能不去,那是方志敏数年叱咤过的地方。当时这里几乎是一个国家的初型,几乎包括各种政府职能机构,在所有根据地中,只有它还发行过股票。我参观了银行的金库,从这里向中央运送了一千多两黄金和大量银元。在闽浙贑省军区司令部旧址,知道方志敏将自己亲手创建的赣东北苏区主力部队独立第一团编入中央红军序列(红十军),从中可以窥见方志敏是一个心底无私、襟怀纯洁的共产党人。

时间紧促,不可能全览。但非常有幸能了解到书本上得不到的细节。听当地研究者介绍,方志敏身长一米八许,英俊潇洒,幼年乳名唤“娘娘”。对所有人,哪怕是乡间老妪,永远和蔼可亲。根据地所有的人都敬仰他,汪东兴当年只是个小战士,常遥望方志敏住处的灯光,为之仰止。建国后汪东兴旧地重游,在旧居门前先深深鞠躬,才移步入内。我等一行,当然肃穆躬仪。

方志敏有情操,富文学才华,好整洁,内心浪漫而寓柔情,他在自己的居室外手植一丛芭蕉,从室内可时时眺望。现在他手植的芭蕉依然郁郁葱葱,非常茂盛。他早年见租界内悬“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标牌,非常气愤,发誓有生之年必为民众筑建公园。后在根据地修建“列宁公园”,辟游泳池,荷花池(寓意清廉),建六角亭。他常常在亭内独坐读书、看文件,还在亭旁手栽一株梭柁树,今已成围。传说此树为月宫仙树,四季长青,不惧砍折。此中有何等令人感喟的浪漫情愫?芭蕉,梭柁树,枝叶婆娑,风拂入耳,那是革命者的情怀寄托。方志敏的情怀深沉而温暖,他不仅让工农的孩子有书读,还成立两个戏团,每个村庄都设立俱乐部、音乐队和戏剧队,“使苏区的每个角落,哪怕是只有两三家农户的小山沟里,也能看到戏剧和听到歌曲”!眼望碧色,心中起伏,我似乎听到隐隐约约的歌声缭绕在耳畔,回荡在山野林木之间,我不禁口吟一绝:

芭蕉窗外望葱葱,

却见柔柔一缕情。

把卷亭间常俯仰,

苍虬似盖水澄清。

时间有限,葛源不能细访,实为一憾。但印象深刻的点点滴滴,真的令人不可忘怀。方志敏制订党员誓词,共十余条,令我深受触目者有二:拒贪腐和领袖崇拜。但方志敏确乎受到党政军各层和普通战士、老百姓们的真心爱戴。村间有一条碎石路,方志敏出行骑白马。深夜人们听到马蹄声,即知方主席归来,皆心感安详。他的居室门前有块下马石,老百姓常坐于石上等他归来反映各种问题。方志敏待人和蔼,从不压制不同意见,对老百姓尤耐心解答。只可惜下马石旁没有立说明牌。

我参观过不少红色根据地,常常感觉纪念馆事迹提纲挈领,缺乏生动的细节。读万卷书,也要行万里路,行路之余,要寻觅了解细节的人求知,才会得到有血有肉的细节。

斑驳的下马石,似乎依然散发着缕缕温情,而温情的背后,是方志敏与老百姓血浓于水的情结。他爱人民,人民亦爱他,他从不以领袖自居,人民也只将他当做亲人。我低首久久凝视那块历经岁月风霜的下马石,轻轻吟出一首小诗:

月光白马映戎衣,

碎径蹄声缓缓稀。

坐石门前多翘首,

归来下镫蔼声低。

方志敏非常有人格魅力,不仅受到苏区的干部、战士和老百姓的爱戴,就连敌人也深受感染和为之敬仰。在狱中看管他的狱卒高家骏,出身贫苦,对方志敏非常敬佩,当方志敏请他将狱中写成的《可爱的中国》等十六篇计十三万字文稿,交鲁迅先生转党中央,高家骏跪地哭泣:“先生,我也是穷人的孩子,知道你是为穷人革命的好人,你放心吧,我就是提着脑袋也要把你的东西送到。”如果说,一个穷苦出身的狱卒易为方志敏所感化,那么最终从高家骏手中将文稿转交给党中央的,是国民党中央监狱原典狱长胡逸民,在狱中也是敬佩方志敏的人格情操,受方志敏嘱托,甘冒风险带出监狱,辗转交到宋庆龄手中,使我们后人有幸从文稿中看到信仰、情操的感人魅力!

微信图片_20200715100817.jpg

从村中出来,夕照给溪水抹上一层霞彩。县文联陈主席讲述了新农村改造后的一则故事:姚家村夫妇二人出外打工,待回村后已不识旧家,因为全村经过落实扶贫政策,已经旧貌换新颜,夫妇二人走过村子很远,怎么也寻觅不见旧时的村庄。经询问才知道,掉头入村,感动而泪下。其实当年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们,尤其像方志敏、黄道(横峰根据地创始人)等有坚贞信仰的志士,就是为改变最低层百姓的生存状况,而不懈奋斗,而不惜牺牲。中国农民是要求最低的阶层,自古而然。农民生计是那一代革命者迫不及待要解决的问题。方志敏在狱中所写《可爱的中国》,其中有一段饱含深情的话:“中国一定有个可赞美的光明前途……朋友,我相信,到那时欢歌将代替了悲叹,笑脸将代替了哭脸,富裕将代替了贫穷,康健将代替了疾苦,智慧将代替了愚昧,友爱将代替了仇杀,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悲哀,明媚的花园将代替了凄凉的荒地!”今天,烈士们的愿望已然实现,但他们瞑目九泉已见不到为之信仰奋斗的愿景,这真的是令人肝肠百结。方志敏就义时年仅36岁,多年后,人们根据铁镣上的编号,只寻觅到他的九根骸骨!他在《可爱的中国》中深情写道:“或者我瘗骨的地方,或许会长出一朵可爱的花来”,非常遗憾,因行旅匆匆,没有去瞻仰他的墓园,那里会长出一朵“上下点头”“左右摇摆”的浸润过碧血的鲜花吗?

历史决不该遗忘长眠的烈士,包括他们的节操、人格、情怀,和令人感动的点点滴滴……再以小诗为文之结束:

曾经碧血仰高风,

夕照溪前树影红。

农舍焕然谁不识?

归来游子泪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