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官方微信

扫码订阅

电子发票
二维码

杂志内容

溥杰的美食家一生 (下)

为了“复辟清朝”,1929年,溥杰到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溥杰对我说起这段经历,“生活还是蛮艰苦的,”天还黑着,就要出早操,学习军事,先从练正步开始。冬天要学“武士道”,泡在冰河里至少十分钟。吃的比较差,让他几乎忍受不了。好想中国的酱肘子,夜里做梦都想那个勾魂的香味。随着日语的精进,他逐渐适应了日本的军校生活,也逐渐喜欢上了日本的美食,假节日外出去吃日本馆子,如吞拿鱼玉米饼、寿司组合、干式熟牛排、大阪烧、生鱼片、鳗鱼饭、神户牛肉等等。1931年酷暑的一天,溥杰即将回国休假,一位名叫吉冈安直的日本人,在鹿儿岛的军队任少佐,热情邀请他到鹿儿岛游玩。鹿儿岛是本州风景最美的旅游胜地。吉冈对他毕恭毕敬,热情洋溢,天天陪着他四处乱转。玩遍整个岛屿。日本最好吃的美食,吉冈请溥杰品尝,那就是赫赫有名的黒豚料理!鹿儿岛的猪肉很有名,尤其是400年前从冲绳引入的“鹿儿岛黑豚”,在漫长的时间里,结合九州风俗和当地大厨的改造,以当地栽培的萨魔芋为主食,肉质纤细多汁,且富有弹性。因为饱含脂肪的缘故,入口很容易融化。可以和溥杰日思夜想的酱香肘子媲美。溥杰“甩开腮帮子”大快朵颐,心里认准了这人像是肚子里的蛔虫,能掐准了自己爱美食的七寸。果然,吉冈在几天中,请他吃了不同的馆子,两人关系迅速发展,成为“莫逆之交”的好朋友。临别之际,吉冈还摆一桌酒宴,为溥杰饯行。觥筹交错间,两人无话不谈。溥杰希望有一天帮助哥哥恢复帝制,吉冈透露东北张作霖对日本人不友好,“不听使唤”,日本要有动作。

溥仪和溥杰.jpg

溥仪和溥杰

 果然没过多久,“九•一八”事变发生了。溥仪经过一系列准备,在日本人和郑孝胥等人的协助下,潜往东北。1934年3月1日,伪满洲国实现了帝制,溥仪登基当上了伪皇帝,年号“康德”。从这天起,苦难的东北完全变成了殖民地,三千万同胞沉沦在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下,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溥杰回国后当了伪满禁卫步兵团长官,在宫廷宴会上起立举起香槟并带头高呼“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吉冈安直被任为关东军参谋,并兼伪宫内府“帝室御用挂”。“御用挂”是日本的名称,实际上是日本关东军安置在满清傀儡政府的监督官员。而吉冈安直本人也由一名普通的日本陆军中佐高升至陆军中将。

溥仪等一干人离开故宫后,原在故宫御膳房的厨师、伙夫全部做鸟兽散。溥仪上了长春,在日本扶持下成立了满洲国傀儡政府,吃不惯东北的厨子,四处带话,让御厨和徒弟等到长春。庖长梁忠来了,但他是元老,年事已高,可喜的是他收了一位徒弟,非常聪明伶俐,炒的菜可媲美师傅,这个人的名字,溥杰记得清楚,姓唐,名克明,他不仅抓炒好,还创新甲鱼汤,用嫩羊肝煮成养生什锦粥,让溥仪很受用。为了日思夜想的西餐,溥仪一道“谕旨”就把天津的利德顺西餐店的大厨王丰年和于清和召去了长春,以满足傀儡皇室的“味蕾记忆”。溥杰也跟着享受傀儡皇室的“宫廷盛宴”。只要想起什么菜肴,就让奴才们在北京、天津、上海、广州等地采购。“变着花样吃”,以竭尽满足他们的“口腔快感”为能事。

1945年日本法西斯战败,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溥杰本打算用手枪自杀,让嵯峨浩苦苦阻拦下来。不久后,溥杰与哥哥溥仪逃至沈阳打算改乘飞机前往日本,在沈阳机场连同吉冈安直一起被苏联军队俘获。溥杰和末代皇帝溥仪都被押送到苏联,成为阶下囚。后来吉冈安直病死在了西伯利亚日本战俘劳改营。嵯峨浩和女儿回到日本。

战犯获释,“矢当珍此桑榆景,尽我余龄觅寸阴”。

溥杰回忆起在西伯利亚布里斯宁做轻体力劳动,种植蔬菜,他们种植多种蔬菜,青椒、西红柿、茄子和扁豆等。吃不惯这里的黑面包,抱怨说:“粗糙得跟锯末一样。”还把面包皮掰下来,当垃圾扔掉。他说:“半辈子山珍海味食不厌精,冷不丁一下子让哥哥和我馕如此粗鄙之食,还真嗓子眼细,咽不下去。但是,饿了几天,逮到什么噇什么。正应了那句话‘饿了吃糠甜如蜜,饱了吃蜜也不甜’!”馕,噇,是吃的同义词,满语,略有不同,馕意思是强行吃,难以咽下去,似乎噎在嗓子眼儿。噇,痛快吃,像猪一样大口吞咽,不挑食。

1950年8月,溥仪和溥杰被引渡回国,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劳动改造。1959年国庆十周年,我国政府大赦第一批战犯。清朝末代皇帝溥仪获得特赦。溥杰于1960年11月28日,第二批获特赦。

1961年,周恩来总理接见新爱新觉罗家族并合影留念。前排右起:溥杰、溥杰的妻子嵯峨浩、周恩来总理、溥杰的岳母嵯峨尚子、载涛、老舍、溥仪.jpg

1961年,周恩来总理接见爱新觉罗家族并合影留念。前排右起:溥杰、溥杰的妻子嵯峨浩、周恩来总理、溥杰的岳母嵯峨尚子、载涛、老舍、溥仪

溥杰说:“我很感谢周总理,他让我找回了人生的幸福。”1961年2月12日,周总理邀请爱新觉罗家族到西花厅吃饭。在周总理的关怀和斡旋下,溥杰与妻子嵯峨浩重逢。溥杰十分感激,在诗中写道:“今朝灿灿红旗下,新旧河山迥不同”,真诚表示“矢当珍此桑榆景,尽我余龄觅寸阴”。溥杰先后任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专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副主任等职。溥仪调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任资料专员,并担任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1966年后的“文化大革命”时期,因周恩来将溥仪列为保护对象之一,未受冲击。

溥杰说,美食家(Gourmet)是以快乐的人生态度对食品进行艺术赏析、美学品味,并从事理想食事探究的人。他谦虚地认为,他研究得还不够深,“不敢当”别人叫他“美食家”。“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礼记·中庸》),溥杰认为,中国历史上的美食家正是基于物无贵贱皆可入馔且各成特点这一根本原则,突破了贵族阶级取料务求珍异奢贵的传统观念,着重把握火候和调味两个基本点,使中华的美食实践升高为一种科学的、创造性的艺术活动,充满积极乐趣,充满健康养生内涵,是文化和文明的载体。而“老饕”这一称呼,他并不反感,饕餮者,爱吃也,可阐释食道、诠释食论。他要努力从“老饕”练就为美食家。如果今天有人问他“活着为了吃,还是吃是为了活着?”他会说,两者都对,“吃是为了活着”大多数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但是“活着为了吃”,是美食家的最高境界!

当初“活着为了吃”不知道人间有疾苦的末代皇帝溥仪成为了一名普通老百姓,终于在粗茶淡饭生活中发现了最爱吃的一种美食——面条。“我们哥俩一度闹掰了。”溥杰说。溥仪曾劝弟弟“一刀两断离开嵯峨浩,因为他认为嵯峨浩是日本特务。”而深爱妻子的溥杰,不愿意离开相濡以沫的嵯峨浩。兄弟俩人从此产生隔阂,一直断绝了来往。直到溥仪临终前,溥杰知道消息,前去探望。哥哥拉着弟弟的手说后悔要拆散他们夫妻。溥杰原谅了哥哥,问他想吃什么。溥仪说“鸡肉丝汤面”。“你等着,我让浩马上做给你!”于是溥杰马上安排妻子嵯峨浩做好了鸡丝汤面带来见大哥。当溥仪慢条斯理地吃下嵯峨浩做的鸡丝汤面以后,溥杰夫妻俩在病床边热泪盈眶。兄弟俩隔阂全释,情深义厚。历经沧桑之后,才发现平平淡淡的生活才是真。溥仪于1967年10月17日凌晨2时30分去世。火化后,先寄存骨灰于八宝山,后被家人迁葬于清西陵附近,入土为安。

溥杰对我说,他之所以不能离开妻子嵯峨浩,不仅是“一日夫妻百日恩,而且她救过我的命,她做得一手好菜,比御厨一点也不差!”果然,后来嵯峨浩出版了书籍《食在宫廷》,详细记录了她对宫廷菜的理解,特别是把她学到和掌握的独家做菜秘笈都写在了里面,详细记录了他们爱吃的宫廷菜谱和做法。俗话说,女人要想征服一个男人,就必须先征服他的胃。嵯峨浩做到了,缘分、情感和厨艺让溥杰一刻也离不开这位爱妻!每天,浩夫人都会像养生专家似的,变着花样,为溥杰烹制手艺堪比御厨的美食,营养均衡,荤素搭配,既让溥杰精力充沛,又不至于发胖,滋润通泰,颐养天年。

溥杰的美食知识非常丰富,可以说学贯中西,鉴赏力非凡。他告诉我,有史记载的中国饮食文化就达3100多年。中国的烹饪,不仅技术精湛,而且有讲究菜肴美感的传统,注意食物的色、香、味、形、器的协调一致,给人以精神和物质高度统一的特殊享受。延绵3100多年中华美食文化,博大精深。分为生食、熟食、药膳养生、自然烹饪、科学烹饪5个发展阶段,享有“东方烹饪王国”的盛誉。这第一届烹坛盛会的意义在于展现中华美食文化,评选全国名厨师,树立烹饪标杆,弘扬工匠精神,促进消费升级。

当评委期间,爱新觉罗•溥杰这位老饕,品尝鉴定了热菜276个、点心84种、冷荤拼盘24个(组)。他的评判分值很高,只要他竖起了大拇指,或引经据典地点评几句,基本成为“盖棺定论”。如评到“三不沾”,他说“很不错,老字号同和居的招牌菜。我打8.5分。慈禧太后和溥仪皇帝都喜欢这道美食,不沾盘、不沾筷子和汤匙、不粘牙。用鸡蛋黄、糖和淀粉炒制成,色泽金黄,入口软糯,香甜顺滑,回味无穷。手艺的秘诀在于水的比例和火候。”但是当浙江春华楼的厨师烹饪的“紫参镶肉圆”这道菜端上来时,溥杰这个“老饕”的本性就毕露了,就要与同桌的评委抢着吃,“再给我来点,地道,美哉!”竟然忘记了打分。一个可爱的“老吃货”形象!

书法.jpg

溥杰给辽宁选手刘敬贤制作的“红梅鱼肚”、“凤腿仙鲍”、“兰花熊掌”打了最高分,把他评为中国十大名厨师之首,是因为,刘敬贤做的那个味道,让他一下子就回忆起小时候在宫廷里吃的味道,而且还更有余香回甘的创新。工作人员介绍说,刘敬贤师从名厨王甫亭、唐克明、任树芳、苏林、刘国栋等餐饮界老前辈。溥杰一拍手掌说:“这就对了,唐克明就是御厨庖长梁忠的关门弟子!宫廷御膳的传人之一。宫廷菜并没有随着时代的更迭而消亡,反而后继有人,更加发扬光大了!”

这次烹坛盛会,必然在中华美食文化史上写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经大会评审委员会评定,按参赛者的积分高低,评选出最佳厨师10名、最佳点心师5名、优秀厨师12名、优秀点心师3名、冷荤拼盘制作工艺优秀奖7名,还有53人获大会颁发的技术表演奖。这次中国烹饪技术盛会,田纪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代表并合影留念,还给予了高度评价,引起国内外的广泛注目,几十个国家的驻京记者和首都20多家新闻单位采访了大会,并向国内外作了报道。

这届烹坛盛会后,由于溥杰大放异彩名声远播,各地大小餐馆都挤破头想要邀请他去品尝,一些厂家商家顺势想借他的名声做商业推广,说什么“溥杰先生独家授予宫廷秘方”“末代皇弟翘指称赞”等等。这让他非常生气,非常恼火。他在电话里对我说:“我要弄个新闻发布会,你们来报道,让那些商家别再来打搅我,别再胡说八道,我从没有给过什么宫廷玉液的皇家秘方。我从不给商家做广告!这些商家,简直是疯了,良心大大地坏了!”气得他连日本话都秃噜出来了。我马上劝他“溥老,您消消气。我马上请示领导,不能让商家未经您的允许就拿您说事,不能让他们随便打搅您,败坏您的名誉、败坏中华美食文化!”央视和其它主流媒体都相继报道了相关消息,这才让溥杰老先生的怒火平息。这也说明,他热爱中华美食,努力维护中华美食文化的品位。在原则问题上,绝不向无良商家屈服让步。视金钱为“阿堵物”,反映了他品德的高洁。

1986年6月,嵯峨浩夫人的肾病开始恶化,住进了北京友谊医院。相濡以沫的溥杰一直陪护病榻上的妻子。直到1987年6月,浩夫人去世。爱新觉罗·溥杰,也于1994年2月28日7时55分因病于北京逝世,享年87岁。死后骨灰一半葬于日本山口县下关市中山神社(嵯峨家的神社)的爱新觉罗分社内。另一半葬于北京。

溥杰用传奇的一生,书写了对中华美食文化的热爱,对这片热土的热爱,对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热爱,也践行了他“矢当珍此桑榆景,尽我余龄觅寸阴”的诺言。